资料信息

首页>中国法律史料>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40
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40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

 

胡Ⅶ:7:1

「各處巡按御史都布按三司」一款,同弘Ⅶ:4:1;嘉Ⅶ:4:1。

嘉靖新例

 (一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柒年玖月工部題准:各該撫按官,嚴督司府州縣等官,但遇本部派到各項工料價銀,并本色物料,追徵違限叁個月不完者,府州縣徵收委官住俸。半年不完者,府州縣掌印官住俸。壹年不完者,布政司掌印分守官住俸。俱准起解之日,呈請撫按衙門,方許開支。司府作弊玩法,撫按衙門參奏拏問,毋事姑息。

按:此款亦見「大明律疏附例」所附「新例補遺」。

 

Ⅶ:8

修理倉庫

凡各處公廨、倉庫、局院,係官房舍,但有損壞,當該官吏,隨即移文有司修理。違者,笞四十。若因而損壞官物者,依律科罪,陪償所損之物。若已移文有司而失誤者,罪坐有司。

 

 

Ⅶ:9

有司官吏不住公廨

凡有司官吏,不住公廨內官房,而住街市民房者,杖八十○若埋沒公用器物者,以毀失官物論。

明代律例彙編卷三十  工律二 河防

 

Ⅶ:10

盜決河防

凡盜決河防者,杖一百。盜決圩岸陂塘者,杖八十。若毀害人家,及漂失財物,渰沒田禾,計物價重者,坐贜論。因而殺傷人者,各減鬪殺傷罪一等○若故決河防者,杖一百,徒三年。故決圩岸陂塘,減二等。漂失贜重者,准竊盜論,免刺。因而殺傷人者,以故殺論。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Ⅶ:10:1

一、河南地方盜決及故決河防,毀害人家,漂失財物,渰沒田禾,犯該徒罪以上為首者,若係旗舍餘丁民人,俱發附近充軍;係軍,調發邊衛。(弘281;嘉Ⅶ:10:2)

弘Ⅶ:10:2

一、運河一帶,用強包攬閘夫、溜夫二名之上,俱問罪。旗軍發邊衛,民并軍丁人等發附近,各充軍。攬當一名,不曾用強生事者,問罪,枷號一箇月發落。(弘167)

續例附考

 (二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弘治十五年六月刑部等衙門議奏准:今後故決屬山湖安山積水湖隄岸,照依故決南旺等湖隄岸,為首之人,並遣充軍;軍人犯者,徙於邊衛事例施行。其用草捲閣閘板,盜泄水利,得財犯該徒罪以上者,照依河南地方盜決,及故決河防,為首者,若係旗舍軍丁民人,俱發附近充軍,係軍調發邊衛事例問發。【漕河例:凡故決山東南旺湖沛縣昭陽湖隄岸,及阻絕山東泰山等處泉源者,為首之人並遣充軍。軍人犯者,徙於邊衛】

一、蘇松常鎮杭嘉湖七府,蘇州鎮江等衛所地方,係官湖塘蕩泊,多被姦頑之徒占為己業,或盜賣勢豪,及有盜決故決隄防等項情弊,事發勘問明白,依律議擬,審有力照例發落。其湖塘應比擬者,仍明具招由,奏請定奪。

按:此款又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讀法附考增例」。

胡瓊集解附例

 (三款)

 

胡Ⅶ:10:1

一、河南地方盜決故決河防,毀害人家,漂失財物,渰沒田禾,犯該徒罪以上,為首者,若係旗舍餘丁民人,俱發附近充軍;係軍,調發邊衛。山東運河尤為緊要。管理漕河官員嚴加禁約,遇有盜決故決河防人犯,照例問擬。

胡Ⅶ:10:2

「蘇松常鎮杭嘉湖七府」一款,同「續例附考」第二款,惟無「議擬審有力」五字。

胡Ⅶ:10:3

一、故決屬山湖安山積水湖隄岸,及用草捲閣閘板,盜泄水糧(利?)得財,犯該徒罪以上,并故決盜決山東運河為首者,若係旗舍餘丁民人,俱發附近充軍;係軍,調發邊衛。

按:此款亦據弘治十五年奏定例修定。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漕河條例:凡故決山東南旺湖沛縣昭陽湖隄岸,及阻絕山東泰山等處泉源者,為首之人,並遣充軍。軍人犯者徙於邊衛。今奏:屬山湖安山積水湖等湖,均一蓄水,接濟運河。其閘官人等用草捲問(閣)閘板泄水,串同取財,要得比照盜決河防事例發遣,以警將來。事體亦頗相同。合無通行該管官員,嚴加禁約。遇有故決屬山湖安山積水湖隄岸者,照依故決南旺等湖事例施行。其用草捲閣閘,被盜泄水,私得財犯該徒罪以上者,照依盜決河防事例問發。

一、查得問刑條例,河南地方盜決故決河防,毀害人家,漂失財物,渰沒田禾,犯該徒罪以上為首者,旗舍餘丁民人俱發附近充軍,係軍發調邊衛。今照山東運河尤為緊要,合無通行山東一帶管理漕河官員,嚴加禁約,遇有盜決故決河防人犯,照依河南事例問斷施行。

一、查得見行事例,河南地方盜決及故決河防,毀壞人家,漂失家財,揜沒田禾,犯該徒流以上,為首者若係旗舍餘丁民人,俱發附近充軍,係軍發調邊衛,此例止及河南,而不概及他處。今郎中臧聲奏稱:蘇松常鎮杭嘉湖七府、蘇州鎮江等衛所地方,係官湖塘場泊,多被奸頑之徒占為己業,或盜賣勢豪,及有盜決故決隄岸等項情弊,事發,勘問明白,依律議擬審有力,照例發落。其湖塘應比擬者,仍明具招,奏請定奪。庶幾情法得中,而豪強知懼也。

按此款錄案牘文,較「續例附考」等三款為詳。見行事例一再徵引,宜後來需再奏定問刑條例,整齊潤色也。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Ⅶ:10:1

一、凡故決盜決山東南旺湖、沛縣昭陽湖、屬山湖、安山積水湖,各隄岸,并阻絕山東泰山等處泉源,有干漕河禁例,為首之人,發附近衛所,係軍調發邊衛,各充軍。其閘官人等,用草捲閣閘板,盜泄水利,串同取財,犯該徒罪以上,亦照前問發。

嘉Ⅶ:10:2

「河南地方盜決」一款,同弘Ⅶ:10:1。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

 

萬Ⅶ:10:1

一、凡故決盜決山東南旺湖、沛縣昭陽湖、屬山湖、安山積水湖、揚州高寶湖、淮安高家堰、柳浦灣、及徐邳上下濱河一帶,各隄岸,并阻絕山東泰山等處泉源,有干漕河禁例,為首之人,發附近衛所,係軍,調發邊衛,各充軍。其閘官人等,用草捲閣閘板,盜泄水利,串同取財,犯該徒罪以上,亦照前問遣。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Ⅶ:10:2

一、河南等處地方一款,同弘Ⅶ:10:1;嘉Ⅶ:10:2;惟「河防」,萬曆例改作「隄防」。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Ⅶ:11

失時不修隄防

凡不修河防,及修而失時者,提調官吏,各笞五十。若毀害人家,漂失財物者,杖六十。因而致傷人命者,杖八十○若不修圩岸,及修而失時者,笞三十。因而渰沒田禾者,笞五十○其暴水連雨,損壞隄防,非人力所致者,勿論。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Ⅶ:11:1

「運河一帶,用強包攬」一款,同弘Ⅶ:10:2。

胡Ⅶ:11:2

一、用強包攬守口澇淺舖夫二名以上者,問罪。旗軍發邊衛,民并餘丁人等發附近,各充軍。若止強攬一名者,問罪,枷號一個月發落。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Ⅶ:11:1

一、運河一帶,用強包攬閘夫溜夫二名之上,撈淺鋪夫三名之上,俱問罪。旗軍發邊衛,民併軍丁人等,發附近,各充軍。攬當一名,不曾用強生事者,問罪,枷號一箇月發落。

按:此款較弘Ⅶ:10:2,僅增「撈淺鋪夫三名之上」八字,蓋據胡Ⅶ:11:2修定。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Ⅶ:11:1

「凡運河一帶」一款,同嘉Ⅶ:11:1。惟「運河一帶」萬曆例運上有「凡」字。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Ⅶ:12

侵占街道

凡侵占街巷道路,而起蓋房屋,及為園圃者,杖六十。各令復舊。其穿墻而出穢污之物於街巷者,笞四十。出水者勿論。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Ⅶ:12:1

一、京城內外街道,若有作踐,掘成坑坎,淤塞溝渠,蓋房侵占,或傍城使車,撒放牲口,損壞城腳,及大明門前御道棊盤,并護門柵欄,正陽門外,御橋南北,本門月城,將軍樓,觀音堂,關王廟等處作踐損壞者,俱問罪,枷號一箇月發落。(弘114;嘉Ⅶ:12:1;萬Ⅶ:12:1)

按:順治例改大明門為大清門。

弘Ⅶ:12:2

一、東西公生門、朝房、官吏人等,或帶住家小,或做造酒食,或寄放貨櫃,開設卜肆,停放馬驘,取土作坯,撒穢等項,作踐,問罪,枷號一箇月發落。(弘115;嘉Ⅶ:12:2;萬Ⅵ:12:2)

按:順治例刪此款。

 

 

胡Ⅶ:12:1 2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同弘治例)

嘉Ⅶ:12:1 2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同弘治例)

萬Ⅶ:12:1 2

萬曆問荊條例

(二款,同弘治例)

問刑條例

 (一款,致君奇術)

一、京城內外,民間私放流星火砲等物,光射禁城,聲徹御在所者,枷號一個月。有職役者,問革為民。

按:此非「萬曆問刑條例」文。

 

Ⅶ:13

修理橋梁道路

凡橋梁道路,府州縣佐貳官提調,於農隙之時,常加點視修理,務要堅完平坦。若損壞失於修理,阻礙經行者,提調官吏笞三十○若津渡之處,應造橋梁而不造,應置渡船而不置者,笞四十。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Ⅶ:13:1

一、條例申明頒布之後,一切舊刻事例,未經今次載入,如比附律條等項,悉行停寢。凡問刑衙門,敢有恣任喜怒,妄行引擬,或移情就例,故入人罪,苛刻顯著者,各依故失出入律坐罪。其因而致死人命者,除律應抵死外,其餘俱問發為民。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明代律例彙編卷末附錄 明代律例刊本所附「比附律條」考

漢書刑法志云:

廷尉不能決,謹具為奏,傅所當比律令以聞。

唐律「斷罪無正條」云:

其應出罪者,則舉重以明輕;其應入罪者,則舉輕以明重。

宋刑統卷三十斷獄律引長興二年敕節文:

律格及後敕內,並無正條,即比附定刑。

此即為明律斷罪無正條,可「引律比附」本。

明律「斷罪無正條」該條全文云:

凡律令該載不盡事理,若斷罪而無正條者,引律比附,應加應減,定擬罪名,轉達刑部議定奏聞。若輒斷決,致罪有出入者,以故失論。

「大明律講解」引「解頤」云:

以物相並曰比,依憑為則曰附。……如奴婢誹謗家長,律無正條,合比依凡子孫駡祖父母父母者絞。又如奴婢放火燒主(健按:主下脫「房屋」二字)亦無正條,比附凡奴婢駡家長者絞。……如父亡,母卻嫁人,身歿合葬後家,其前子盜母屍回葬,事發,問無正條,當比附盜賊律,如盜天尊佛像崇敬者,計贜准竊盜論,一百二十貫,杖一百,流三千里。蓋佛像天尊,同為僧道父母,不合盜去別處寺觀崇奉。然其親母既已改嫁,於父義絕,死葬後家,不合盜回埋葬,比與天尊佛像一般。緣係斯服之親,得減五等,杖六十,徒一年。

「大明律講解」又引英宗時御史張楷所著「律條疏議」云:

律令條款,或有其事而不曾細開,是為「該載不盡」。或跡其所犯,無有正當條目以斷,是為無正條。凡若此,必當推察情理,援引他律以相比附。

如京城門鎖鑰,守門者失之,於律止有誤不下鎖鑰,別無遺失之罪,是該載不盡也,則比附遺失印信巡牌之律擬斷。

又如詐他人名字、附巡牌,進入內府,出時,故不勾銷,及軍官將帶操軍人,非理虐害,以致在逃,律無……正條,則……詐附巡牌者,比依投匿名文書告言人罪律;虐害軍人者,比依牧民官非理行事激變良民者律。……

「解頤」一書,不知作者。「大明律講解」於引洪武時何廣「律解辨疑」後,即引「解頤」及「律條疏議」,似「解頤」之作,亦在張楷以前,而其時已有若干比附律條事例,為律家注律時所徵引矣。

憲宗實錄記:

成化十五年閏十月甲戊,命毀刊行「會定見行律條」。巡撫南直隸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王恕奏:「律乃治天下大法。……名例律有曰:『凡律令該載不盡事理,若斷罪而無正條者,引律比附,應加應減,定擬罪名』。近在京書坊刊行『大明律』,後有『會定見行律』一百八條,不知何時而會定者?內之法官老於刑名者,必不依此比附。但恐流傳四方,未免有誤新進之士。」略舉其兵律多支廩給條,及刑律駡制使及本管長官條,皆輕重失倫,不可行於天下,乞以其板毀之。至是法司會議,宜以恕言通行內外,法官自後斷罪,悉依大明律并奏准見行事例。敢有再稱會定律條,比擬出入人罪者,以故出入人罪論。仍行書坊即將所刻本燒毀,違者並治以罪。從之。

當時刑部覆王恕此奏題本,見「皇明條法事類纂」下冊第三七四頁。該題本引王氏原奏云:

臣昔備員法司,未見有所謂「會定見行律條」者。近得在京書坊刊行「大明律」,後有會定律一百八十條。(健按:「十」字係衍文,說詳後。)……未協於中,不可行於天下。……且如兵律「多支廩給」條云:「凡出使人員,多支廩給者,計贜以不枉法論。當該官吏,與者減一等。強取者,以枉法論。官吏不坐。」今會定見行律條則云:「多支廩給,比常人盜倉庫錢糧論。」且不枉法贜一貫以下杖六十,二貫之上至一十貫杖七十,不刺字。常人盜倉庫錢糧,一貫以下杖七十;一貫之上至五貫,杖八十;一十貫,杖九十,刺字。二者之贜,相去遠甚,此乃有正律而又比附以入人罪者也。

又如刑律「駡制使及本管長官」云,「凡奉制命出使,而官吏駡詈,及部民駡本屬知府知州知縣,軍士駡本管指揮千百戶,若吏卒駡本部五品以上長官,杖一百。若駡六品以下長官,各減三等;駡佐貳首領官,各減一等。」今會定見行律條則云:「駡三品以上官,比依駡祖父母父母律絞」,又云:「駡職官,比依奴婢駡家長期親」。且指揮使指揮同知,皆三品官也,本屬軍士駡之者,律不過前項杖罪。又「毆制使及本管長官」條云:「若流外官及軍民吏卒,毆非本管三品以上官者,杖八十,徒二年。傷者,杖一百,徒三年。折傷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毆傷五品以上者減二等。若減罪輕及毆傷九品以上官者,各加凡鬪傷二等。」毆三品以上官不過徒罪,毆九品以上官不過杖罪。今將駡三品以上官者,比依駡祖父母父母律,坐以死罪;又駡職官者,比依奴婢駡家長之期親律,坐以徒罪。……

如蒙乞敕法司會議,合無將此會定見行律條,刊板通行天下問刑衙門,今後問囚悉照大明律議擬,仍照奏准見行事例發落。如果情犯深重,律無正條,照律比附,應加應減,定擬罪名,轉達刑部定擬奏聞。若尋常不應情犯,只依不應律條坐之,不必全依會定律條比附。……

王氏所舉「會定見行律條」,誠輕重失倫,故有旨從法司建議,將書坊此一刊本燒毀,並禁法官援引。

王氏此奏上於憲宗成化時,而「大明律講解」則刊行於武宗正德庚午。前所引名例律「斷罪無正條」,「大明律講解」仍舉有「比附律」事例。予考嘉靖五年丙戊刊行之「大明律直引」,其所引「問刑條例」即有比附律條在內。如戶律「私創庵院及僧道」條,「直引」所附「問刑條例」即有一款云:

僧道舊寺之親(健按:「之親」二字係「觀」字之誤)故(故下脫「僧道」二字)等遺存原造□(按:應係「侍」字)奉佛象三(按:應係「天」字之誤)尊,去別寺院時(按係「侍」字之誤)奉,此(按係「比」字之誤)依不應,從重(重下脫「論」字),杖八十。

此即係「比附律條」,可與前引「解頤」所引比較。

又「大明律直引」刑律「駡制使及本管長官」條所附「問刑條例」有一款云:

駡三品以上長官,此依駡祖父母父母律論。

此正王恕上疏所駁斥者。然則此類比附律條,在成化以後仍未能禁絕也。

「大明律直引」以「比附律條」入「問刑條例」內,而余所見明律刊本於書末附「比附律條」者,則以日本東京大學東方文化研究所所藏明嘉靖二十三年邗江書院重刊「大明律例附解」為最早。該本所附

「比附律條」計八十七條。該本所附「問刑條例」為弘治問刑條例。嘉靖二十九年嘉靖問刑條例頒佈,邗江書院據以改刊,其所改列之「大明律例附解」所附「問刑條例」為嘉靖問刑條例,而書末所附「比附律條」仍同前。明嘉靖池陽秋浦象山書舍重刊本「大明律例附解」亦如此,而嘉靖三十三年汪宗元重刊「大明律例」,其書末所附「比附律條」則僅七十九條,而條款次序則與「大明律例附解」所附者大異。

「大明律例附解」所附「比附律條」八十七條。隆慶元年巡按湖廣監察御史陳省校刊本「大明律例」萬曆初年巡按山東監察御史王藻校刊本「大明律例」則省略為七十六條,而萬曆中葉以後刊本「大明律例致君奇術」、「大明龍頭便讀傍訓律法全書」、「新刻御頒新例三台明律正宗」、「刻御製新頒大明律例註釋招擬折獄指南」,「鍥六科奏准御製新頒一王令典法律」、「鼎鐫六科奏淮御製新頒分類註釋刑台法律」,所附「比附律條」條數較「大明律例附解」為多,有多至一0五條者,然其次序多與「大明律例附解」所附相同,蓋出同一來源。今以「大明律例附解」所附為主,合上引諸書所載,並旁參萬曆至崇禎明人類書所引,去其重複,適得一百八條。則此一百八條當即成化時王恕所見「會定見行律條」矣。此數字適與實錄所記「一百八條」相合,此可證「皇明條法事類纂」作「一百八十條」,此「十」字當為衍文也。

史語所所藏「皇明成化條例」明鈔本、「大明九卿事例按例」明鈔本亦載有成化時刑部覆王恕此奏題本,均誤作「一百八十條」,蓋即為「皇明條法事類纂」所本。皇明成化條例、大明九卿事例按例,皇明條法事類纂,其書訛脫多同,蓋均出同一來源。而實錄則據檔冊原本纂修,其謄錄時極其慎重,故較少訛字,亦較民間此類傳鈔本為可信據也。

嘉靖二十三年邗江書院重刊本「大明律例附解」書末已附有「比附律條」。予考明世宗實錄嘉靖三十五年二月戊午條書:

吏部尚書李默頗與嚴嵩為異同。……嵩、(趙)文華惡默滋甚,……乃摘默部試選人策目有「漢武唐憲咸以英睿興盛業,晚節乃為任用匪人所敗」等語,指為謗訕,奏之。……上覽疏大怒,下默鎮撫司拷訊。刑部尚書何鰲遂坐默比擬子駡父者律絞。上曰:律不著臣詈君文,謂必無也。今有之,其加等處斬。

今以「大明律例附解」所載「比附律條」校之,該書「比附律條」正有一款:「誹謗朝廷,比依子孫駡祖父母律絞」。此當為刑部尚書何鰲議此獄時所依據。而世宗則命:臣駡君,比子駡父律,加等處斬,此則更不合理矣。

萬曆十三年刑部尚書舒化進呈「大明律附例」新刻本,該本所附「萬曆問刑條例」最末一款云:

條例申明頒佈之後,一切舊刻事例,未經今次載入,如比附律條等項,悉行停寢。凡問刑衙門敢有恣任喜怒,妄行引擬,或移情就例,故入人罪,苛刻顯著者,各依故失出入律坐罪。其因而致死人命者,除律應抵死外,其餘俱問發為民。

萬曆十三年修問刑條例,已知「比附律條」所載有不合理者,故命「悉行停寢」,故萬曆十三年後明代律例刊本,如「大明律解附例」(山東巡撫鄭汝璧纂註)、「大明律集解附例」(都御史衷貞吉等纂註)、「大明律附例註解」(大理寺少卿姚思仁註)、「大明律集解附例」(浙江巡撫高舉發刻)、「大明律附例箋釋」(王肯堂)、崇禎刊本「臨民寶鏡」、「刑書據會」,書末即均不附「比附律條」。

王肯堂「大明律附例箋釋」為明代律學名著,該書刊行於萬曆四十年。該書明律「斷罪無正條」箋釋云:

今問刑者,於死罪比附,類皆奏請。徒流以下比附,鮮有奏者。安得罪無出入也哉?雖無出入,猶當以事應奏不奏論,其亦不思也夫!凡律無罪名,而令有禁制者,犯者,以違令(大明令)論。律無正條之事,情稍輕者,以不應杖罪論;情輕者,以笞罪論。今有司於律有正條者,亦問不應;於情輕者,亦問杖罪;於無力者亦審稍有力。即無力的決者,除法該拷訊不論外,其問時決打之數,應通折算而不折算,皆當以故入人罪論者也。

是萬曆時刑官於比附死罪,仍行奏請;於徒流以下,為免比附奏請之煩,遂依明律「不應為」條科斷。明律「不應為」條云:

凡不應得為而為之者,笞四十(謂律令無條,理不可為者)。事理重者杖八十。

明成化時王恕奏請革比附律條,亦正言:「尋常不應情犯,只依不應律條坐之也」。

萬曆十三年後明代律例刊本雖多遵依「萬曆問刑條例」,去「比附律條」不收,然民間書坊所刊律書,如「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民間書坊所刊行類書,如「新鍥天下備覽文林類記萬書萃寶」、「新鍥全補天下四民利用便觀五車拔錦」、「鼎鋟崇文閣彙纂四民捷用分類萬用正宗」、「新鍥燕臺校正天下通行文林聚寶萬卷星羅」、「新刊翰苑廣記補訂四民捷用學海羣玉」、「新刻艾先生天祿閣彙編採精便覽萬寶全書」,仍附「比附律條」。清世祖入關,順治四年頒行「大清律集解附例」,於卷首「真犯死罪充軍為民例」後,仍錄存「比附律條」,並注云:

比附律條,革久不用,今亦存留備考。

是明末刑官斷獄,當仍有參據「比附律條」者。此所以順治律於「比附律條」亦「存留備考」也。

順治律所附「比附律條」係據隆慶元年陳省校刊本「大明律例」迻錄,而刪去比附律條七條,故只有六十九款。

雍正時「比引律條」僅存三十款。清乾隆時刑部侍郎吳壇「大清律例通考」卷四十「比引律條」後附

吳氏按語云:

謹按:以上比附各條,順治康熙律內共載有六十九條,悉仍明律舊例,併於「比附律條」四字下註有:「比附各條,革久不用,今亦存留備考」字樣。並旁批:「或有萬無可引者,然後從此」等語。(彰健所見清順治律刊本未有此旁批,此旁批當見於康熙律刊本,俟考)。雍正三年律例館奏准刪去四十一條,另錄附後,僅存二十八條,又增入「強竊盜犯,捕役帶同投首,有救令及賄求故捏情弊,比照受財故縱律治罪」一條,及「考職貢監生,假冒頂替者,比照詐假官律治罪」一條,共計三十條,纂輯如右,至今仍之。

又按:前三十條內,有已經定為正條,列入本律,無庸比照者,有與現行定例不符者,均應刪除。如「強竊盜犯,捕役帶同投首」一條,已列入「名例」「犯罪自首」條內,作為正條;又「考職貢職生假冒頂替」一條,已列入「吏」「職制」「貢舉非其人」條下,作為正條;又「拖累平人致死」一條,亦已入「刑」「訴訟」「誣告」條下,作為正絛,俱毋庸比依字樣。

清宣統元年,修訂法律大臣法部右侍郎沈家本進呈「大清現行刑律案語」,該書書末「比引律條」所附沈氏「案語」云:

臣等查此引律條,原共三十條。光緒三十年,業由刑部奏刪十條。除「僧道徒弟與師共犯罪」等十五條,現已依類修併各律例外,尚有應行議刪者五條。謹分具案語,開列於後。

是明代律例刊本所附「比附律絛」,至清末始刪併無存,亦可謂源遠流長矣。

明制,斷獄可引律比附,惟需奏聞取決。如違而罪有出入,則以故失論;如無出入,則以事應奏不奏論。明代律例刊本所附「比附律條」,雖係書坊所編,而其每條所錄,亦疑有刑部判例為其依據。如前所引「誹謗朝廷,比依子孫駡祖父母律絞」,已較永樂時榜文所載誹謗罪之處罰為輕(參拙著「洪武永樂朝的榜文峻令」,「明清史研究叢稿」,頁二五0─二五二)。其係何時判例,則惜已不可考矣。

明律「斷罪無正條」許「引律比附」,故其時刑官斷獄即有引律比附者。此處舉三例:明憲宗實錄記:

成化十五年五月庚午,謫兵部左侍郎馬文升戍四川重慶衛。初,文升奉敕往遼東撫諭夷人,時太監汪直亦往按事,巡撫都御史陳鉞譖文升於直,直還朝,會兵部尚書余子俊有參陳鉞本,鉞疑文升所為,遂嗾直奏:文升專擅行事,懷姦不忠,撫安無方,致啟邊釁。蓋建州海西,夷非一種,文升招撫之,多順服,間有未服而犯邊者,故直以此陷之。錦衣衛指揮吳綬承直意,傅會成獄,刑部不敢違,比依「指揮千百戶致所部軍人反叛者」律,遂命謫戍,人皆冤之。

明世宗實錄記:

嘉靖二十年四月己卯,江西進賢縣民熊恩榮奏進所撰「敬一箴」注解,欲頒佈並行,又欲以在野之人與科目並用,上怒,命執下法司拷訊,比「妄生異議,變亂成法」律,坐斬,詔可。嘉靖三十年四月壬午,經略京城內外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商大節奏:臣受命經略京城,但謂事體之未安,綜理之未備,臣得以參酌奏請,助其所不及耳。非有重兵在手,專以戰守為責者也。今咸寧侯仇鸞乃以京城四郊分布於臣,且云平時則修築訓練,有警則相機截殺,是京城利害以臣一身當之矣。及查仇鸞分布人馬之數,則止留京軍柔脆者防守九門,而自以精銳五萬中途截殺。儻虜人有知,以一陣衝仇鸞,又以一陣趨京師,在仇鸞則進退失據,在京師則救援無兵,昨年之事,為鑒不遠,乃欲諉臣徒守,難矣。且臣奉命節制者,參將麻宗等巡捕官軍耳,仇鸞又屢為分調駐劄,不令臣知,是巡捕官軍即亦非臣所有。萬一奸宄乘虛竊發,倉卒之間,誰為捍禦。宜敕兵部詳議,或遵敕諭所開載,或從仇鸞所分布,麻宗人馬或屬之臣,或屬之鸞,或屬之兵部,其修築城堡,訓練兵馬,預處錢糧,應屬何人,並乞早為裁斷,以便遵行。疏入,上怒其推奸避難,命錦衣衛捕送鎮撫司杖訊,法司議大節罪,比「領兵官已承調遣,不依期進兵策應,因而失誤軍機」律斬。……已大學士嚴嵩等因言,大節固有罪,但法司所擬比,似於所犯未合。蓋原律謂,臨敵時不進兵策應,致誤軍機。今本犯雖涉推避,蓋非臨陣失機之比。乞皇上少霽天威,赦其一死,姑發極邊充戍。……不聽。此均其時刑官迎合權勢,比附失當,故實錄, 特書之。既比附失當,則其不為律例刊本「比附律條」所取,亦其宜也。

明代律例刊本所附「比附律條」,源出於成化時書坊刊本「大明律」後「會定見行律條」。此本書坊所編,未經朝廷欽定,故其次序凌亂,而文句亦欠妥貼。後此明人,各憑喜愛,以意去取,故所刊律例卷末所附「比附律條」,條數遂多寡不一。然以其出於一源,故其條款次序仍大體多同也。

此類比附律條,萬曆時已明令「悉行停寢」,而清順治律顧存之以供參考,其後復斟酌刪併為律例正條,此可證此類「比附律條」,在刪併前,亦有其存在之必要。明律係明太祖所定,明人不能擅更,故另制「條例」以輔律。比附律條斷獄,本需奏聞取旨,本不可為例,然既有人編輯,則亦可供參考,而不另行制定條例,此其所以在成化時遭禁而其後仍附律而行也。

王恕所見大明律書坊刊本,末附「會定見行律」一百八條,該刊本已於憲宗時焚燬。後來律書刊本所附「比附律條」,均未言其來源所自,故清季律學名家論及明代「比附律條」,即不免訛誤。清光緒時刑部尚書薛允升「讀例存疑」卷五十二按語云:

前明律例之外,又有比附律六十餘條,係嘉靖年間奏准纂入。蓋因例無專條,即可據此以定罪也。國朝屢次增刪,祇存三十條。其言明代律例有比附律六十餘條,即誤以順治律比附律條數為嘉靖時「比附律條」數。其言「嘉靖年間奏准纂入」,亦與史實不符也。

律學非清代顯學。明史刑法志記明代刑律事,極多訛誤。其記王恕奏請廢會定見行律條事云:

成化十五年,南直隸巡撫王恕言:大明律後有會定見行律百有八條,不知所起。如兵律加支廩給、刑律駡制使及本管長官條,皆輕重失倫,流傳四方,有誤官守。乞追板焚毀。令即焚之,有依此律出入人罪者,以故論。

史志即未明言此百八條係比附律。「以故論」亦應改為「以故失論」。

日本仁井田陞氏著「中國法制史研究」一書。其書「刑法」第六章「論中國法律之類推解釋」,引據博洽,頗多新義。惟其書謂:王恕奏請廢會定見行律條百八十條,仍係依據「皇明條法事類纂」誤文為說。仁井田氏未參考憲宗實錄,未會合現存明律刊本所附「比附律條」,以復王恕所見本之舊,並用以改正「皇明條法事類纂」之誤字。本文所論或可以補仁井田氏該書之未備矣。

明代律例刊本及明代類書刊本所附「比附律條」,今輯校附刊於後。

比附律條

據嘉靖二十三年邗江書院重刊本「大明律例附解」過錄,以嘉靖三十三年汪宗元刊本「大明律例」、隆慶元年陳省刊本「大明律例」、萬曆初年王藻刊本「大明律例」、萬曆刊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及清順治四年「大清律集解附例」校勘。

明萬曆至崇禎刊行之類書,「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所載比附律條,今亦據以校勘。為免繁冗,僅略舉其異文。「比附律條」,「致君奇術」、「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誤作「比附雜犯罪律」;「龍頭律法」誤作「比附雜犯」;萬寶全書誤作「欽頒問刑律」。

1發賣豬羊肉灌水,及米麥等插和沙土貨賣者,比依客商將官鹽插和沙土貨賣者,杖八十(汪本第十三款)(龍頭律法第二款)發賣,「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作屠宰。豬羊肉,「致君奇術」、「明律正宗」、「刑台法律」作豬牛肉。「龍頭律法」作豬牛,無肉字。「插和」、龍頭律法、明律正宗、刑台法律無插字。

2扯破寶鈔,比依棄毀制書律斬。(汪十一)(龍一)順治律「比附律條」無此款。

3姦義女,比依姦妻前夫之女律,杖一百,徒三年。(汪六十二)(龍三)順治律無「杖一百,徒三年」六字。致君奇術、一王令典、刑台法律「比」誤「皆」。龍頭律法「年」下衍「處決」二字。

4姦親女,比依姦子孫之婦,又比依姦兄弟之女者律斬,決不待時。律無該載,合依比附律條斬。(汪六十五)(龍四)此條,汪本作:「姦親女,比依姦子孫之婦,兄弟之女,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脫「親」字。「龍頭律法」、「萬寶全書」「斬」作「絞」,無「律無該載,合依比附律條斬」十一字。「折獄指南」「兄弟之女」作「兄弟之婦」,「斬」作「絞」。

5男女定婚未曾過門,私下通姦,比依子孫違犯教令律,杖一百。(汪十)(龍六)

6姦妻之母姨,比依凡姦論。(汪六十三)(龍七)

7義男姦義母,比依雇工人姦家長妻律斬。(汪六十九)(龍九)汪本及致君奇術、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斬」作「絞」。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義男」下有「嗣男」二字。龍頭律法此款在「姦義男婦」款後。

8姦乞養男婦,比依姦妻前夫之女律科斷,其男與婦斷還本宗,但強者斬。(汪六十四)(龍十)姦乞養男婦,汪本、致君奇術、明律正宗、一王令典無「姦」字。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男婦」下有「果係通姦」四字。「斷還本宗」,汪本斷作歸。此四字,致君奇術、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作「本不同擬」。龍頭律法無「其男與婦斷還本宗」八字。「但強者斬」作「若係強者處斬」。萬寶全書無此款。

9女壻姦妻母,係敗壞人倫,有傷風化,比依本條事例,各斬。(汪五十九)(龍十一)「有傷風化」,汪本作「難同常論」。比依,汪本作「合依」。

10伴當姦舍人妻,比依雇工人及奴婢姦家長期親者律,絞。(汪六十八) (龍十二)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當」作「黨」,誤。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及折獄指南「絞」作「斬」。萬寶全書無此款。

11兄調戲弟婦,比依強姦未成者律,杖一百,流三千里。(汪六十一)(龍十三)順治律「比附律條」無「杖一百,流三千里」七字。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律字。

12強姦女,比依姦子孫之婦,兄弟之女律,斬。(龍五)汪本、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大明律例」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蓋以其較第四款僅多一「強」字,故從省略。「比依姦」,明律正宗脫「姦」字。

13姦義男婦,此依姦緦麻以上親之妻及妻前夫之女,同母異父姊妹,杖一百,徒三年,強者斬。(汪六十六)(龍八)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均無此款。「大明律例」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此款為最末一款。「龍頭律法」此款在「姦妻之母姨」一款之後。萬寶全書無「強者斬」三字。

14姦義妹,比依姦同母異父姊妹律,杖一百,徒三年。(汪六十七)(龍十六)汪本、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無「杖一百,徒三年」六字。致君奇術、明律正宗「杖一百徒三年」作「徒」。

15弓兵姦職官妻,比依奴及雇工人姦家長期親之妻者律。(汪七十)(龍十五)汪本「職官」作知縣,無「律」字。「妻者」二字下有「及官吏打死監候犯人,獄卒非理凌虐罪囚致死者,各絞」二十二字,此二十二字係「比附律條」另一條文。(參看本文第四十二款)明律正宗「弓兵」作「軍伴」。萬寶全書「奴」作「奴僕」。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萬寶全書「律」作「斬」。

16前妻子娶後妻前夫之女為妻,律無文,不禁。(汪五十七)「大明律例」陳省刊本、王藻刊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此款在第四十六款「加減罪例」後。萬寶全書此款在第五十一款「打破紗帽」後。

17姦乞養男婦,果係通姦的情,比賣(姦?)前夫之女律科斷。其男與婦斷還本宗,強姦者處斬。此款據「致君奇術」增。明律正宗、折獄指南、刑台法律。「姦乞」上有「欽依,律既無正條,舊例不一,今後」十三字。(一王令典無欽字)明律正宗、一王令典,「強姦者處斬」,作「強姦的處斬欽此」。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刊本、陳省刊本、王藻刊本、龍頭律法、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18姦繼母,比依姦父妾律,斬。(汪六十)(龍十四)

19駡親王,比依駡祖父母律絞。(汪五十一)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卷星羅,萬寶全書無此款。

20駡三品以上官長,比依駡祖父母律絞。(汪四十七)(龍十七)汪本父母下有「父母」二字,致君奇術「絞」作「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均無此款。

21義子駡義父母,比依子孫駡祖父母律絞。(汪四十九)(龍二十)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無「駡」下「義」字。萬寶全書「絞」作「斬」。

22既聘未娶子孫之婦駡舅姑,比依子孫違犯教令律,杖一百。(汪五十五)(龍二十三)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無「律杖一百」四字。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既」作「凡」。龍頭律法駡作毀駡。萬寶全書娶作嫁,杖一百作斬。

23駡主,比依駡祖父母律絞。(龍二十二)汪本、萬寶全書無此款。

24毀駡職官,比依奴婢駡家長期親論。(龍十八)汪本、萬寶全書無此款。

25奴婢放火燒主房屋,比依奴婢駡家長律絞。(汪七十五)(龍二十五)龍頭律法「律」下有「問」字。

26毀駡義父母,比依駡祖父母律。(汪五十)(龍二十一)據汪本、龍頭律法、萬寶全書增。明律正宗、一王令典、此款在「既聘未娶」條後。龍頭律法毀上有「義子」二字。「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陳省刊本、王藻刊本、致君奇術、折獄指南、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僅有第二十一款,「義子駡義父母,比依子孫駡祖父母律絞」。而該款,汪本及龍頭律法等書,作「義子駡父母」,則此所謂父母,蓋指生父生母,非義父,母故分作不同兩條。

27誹謗朝廷,比依子孫駡祖父母律絞。(汪四十八)(龍十九)

28奴婢誹謗家長,比依子孫駡祖父母律論。(龍二十四)汪本無此款。萬書萃寶「父」上有「祖」字。萬卷星羅此款在「妻之子打庶母」後。萬寶全書無此款。

29殺義子,比依殺兄弟之子律,杖一百,徒三年。故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汪三十七)(龍二十六)萬卷星羅此款在「奴婢放火燒主房屋」後。

30妻之子打庶母,傷者,比依弟妹毆兄姊者律,杖九十,徒二年半。(汪四十六)(龍二十七)汪本、致君奇術、明律正宗、「傷」上有「之」字。「龍頭律法」「打」作「毆打」,傷上有「有」字,「律」作「其罪合」;「半」下有「若係前妻之子,犯者亦如之」十字。萬寶全書「傷」上有致字。

31干戶私役軍人,不從,踢傷身死,事發,差人押解不服,又將解人打死,比依故勘平人及毆差人致死之罪相等律斬。(汪七十九)(龍三十三)汪本無「千戶」二字,「押解」作「管解」,「又將解人打死」作「又行打死者」;「毆差人」作「毆打差人」。「致死之罪」作「致死二罪」。致君奇術「致死之罪」作「致死之心」。萬寶全書無此款。

32養父毆殺乞養子,比依師毆弟子,與伯叔父母毆殺姪同。(汪四十四)(龍二十九)汪本「養父」作「義父」。龍頭律法、一王令典作「毆殺乞養」,龍頭律法無「父母」二字。萬寶全書「養父」作「養母」。

33乞養異姓子,毆養父母,比依僧道毆受業師,與毆伯叔父母同。(汪四十三)(龍二十八)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大明律例、明律正宗、刑台法律、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同」下有「今例與子孫同論年歲,有無娶妻分產」十五字。「與毆伯叔父母同」,致君奇術,龍頭律法作「共毆伯叔父母」。一王令典脫母字。

34謀殺義叔,比依雇工人謀殺家長。已行,罪同子孫殺父母已行律。(汪四十)(龍三十)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脫「謀殺義叔」四字,與上條誤合為一條。

35妻將夫毆打,又行嚇說,你每日將母打駡,我去告你,以致夫自縊身死,比依威逼期親尊長致死者絞。(汪四十一)(龍三十一)大明律例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母」上有「父」字。萬寶全書無此款。

36巡捕弓兵,捉獲強盜,綁縛打死,問擬供明。(汪七十七)(龍三十二)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大明律例」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無此款。致君奇術、龍頭律法「供明」作「威逼」。

37如馳驟馬車之人,不以資次緩行,卻自奔競,因而殺傷人者,將使車之人拿送法司,問擬明白,將頭匹付死者之家,正犯發邊遠衛充軍。(龍三十四)大明律例汪本、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龍頭律法脫「問」字,脫「發邊遠衛充軍」六字。折獄指南無問字。

38民人結攬寫發,比依禁革主保小里長生事擾民論。(汪八)(龍六十五)汪本、龍頭律法,無「論」字。致君奇術、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此款在第七十六款「前夫之子娶後夫妾」後。萬寶全書無此款。

39前妻之子毆庶母,比依弟妹毆兄姊者律,杖九十,徒二年半。(汪四十五)據汪本、致君奇術、明律正宗、折獄指南、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增。大明律例附解、陳省王藻刊本大明律例、龍頭律法、一王令典、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蓋以其與第三十款同,僅無「傷者」二字,遂從省略。

40僧道打死徒弟,比依伯叔故殺子姪律論。(汪三十九)(龍三十五)龍頭律法「故殺」作「有故而殺」。萬寶全書此款在(第九十八款)「強盜不得財」前。

41負累平人致死,比依誣告人因而致死一人論。(龍三十六)汪本、學海羣玉無此款。

42凡官吏打死監候犯人,比依獄卒非理凌虐罪囚致死者,各絞。(汪七十)(龍三十七)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比依」二字。龍頭律法脫「犯」字。

43給由牌誤,比依奏事錯誤論。(汪一)(龍三十八)萬寶全書無此款。

44倒使印信,比依行移文書失錯論。(汪一)(龍三十九)萬寶全書無此款。

45上直官軍,上工人匠,遺失銅牌木牌,比依遺失官文書律,杖七十,責限三十日尋見免罪。(汪十九)(龍四十)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折獄指南,脫「木牌」二字、「免罪」二字。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木牌二字。

46加減罪例,棄毀官文書者,杖一百。誤毀者,杖七十。增減者杖六十。遺失官文書,杖七十,停俸三十日,尋見者免罪。嫡子違法,杖八十。漏使印信,吏典承差能舉者無罪。據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萬寶全書無「加減罪例」四字,無「嫡子違法」以下諸字。明律正宗此款亦有脫誤,待考。

47打破信牌,比依毀官文書律,杖一百,又比依棄毀制書論。(汪五)汪本無「論」字。致君奇術、龍頭律法無此款。

48將大明律大誥扯碎,比依毀板榜論。(汪七十一)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大明律例」,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萬卷星羅、萬寶全書、及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49遺失京城門鎖鑰,比依遺失印信巡牌律論。(汪三)汪本無論字。致君奇術,龍頭律法無此款。

50棄毀祖宗神主,比依棄毀父母死屍律斬。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無此款。

51打破紗帽,比依棄毀制書論,又比依棄毀器物論。(汪四)致君奇術、龍頭律法、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萬寶全書此款在第八十四款「宰殺馬牛」後。

52棄毀人家靈席及神主者,律杖九十。據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53三犯竊盜,偽造上工人匠牌面,帶入內府,比依廚役校尉入內,懸帶銅牌木牌。偽造者斬。(汪二十)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萬寶全書無此款。

54偽造金銀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從知情使用者,各杖九十,徒二年半。據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二年半,一王令典誤作一年半。

55私煎銀兩,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律絞。(汪二十五)汪本、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兩」下有「及造銅錢之類」六字。致君奇術、龍頭律法無此款。

56詐冒給引文者,冒名與人,給引轉與人,杖八十。控押路引,私填與人,杖一百,徒三年。據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57詐他人姓名註附木牌,進內府,不銷名字,意在陷害他人,比依投隱匿姓名文書告言人罪者律絞。(汪五十二)(龍四十一)「不銷」,致君奇術作「更錯」。龍頭律法「他人」下有性命二字。「告言人罪」,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人罪二字。一王令典「附」誤「白」。

58詐稱御史,齎駕帖拏人,比依詐傳詔旨律。(汪五十六)(龍四十二)萬寶全書無此款。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律」字。

59假寫家書,詐稱寄來財物,不令送還,勒取人財物者,比依恐嚇取人財物,計贜准竊盜論。(汪三十)(龍四十三)龍頭律法「勒」上有「因而」二字。

60詐稱校尉拏人,比依近侍人詐稱私行者律斬。(汪五十七)(龍四十四)「詐稱校尉」,汪本無「稱」字。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行」下有「事」字。

61故無廩給,與多支廩給者,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論。(汪二十七)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均無此款。

62庫官偷盜官鈔四十貫律斬(汪二十六)(龍四十五)汪本庫官作官庫,脫「盜」下「官」字。明律正宗「四十」誤作「四百」。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63私賣自己官馬,比依監守自盜倉庫錢糧律斬。(汪二十三)(龍四十六)汪本「斬」下有「追入官」三字。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比依」二字。

64庫官多秤棉花,比依多收稅糧斛面,計贜重者從重論。(汪十二)(龍四十七)萬寶全書無此款。

65庫官偷官鈔五十貫,擬斬罪,發本庫交盤,又盜七十貫,議常人盜官物論,從重,依前罪斬發落。(龍四十八)汪本、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無此款。明律正宗「庫官」作「監守」。「依前斬罪發落」,龍頭律法脫罪字。

66借王府鈔六萬貫,作本利銀十二萬借與人納糧費用,比依監臨主守將在官錢糧侵欺入己,及轉借與人扈從軍人將進內府財物,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論。(龍四十九)汪本、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此款恐有脫誤。

67軍民人等,舉放銀兩,剋減軍糧,比依知竊盜贜故買論。(汪九)(龍五十)萬寶全書無此款。致君奇術「知」作「如」,無論字。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無依字、論字。

68隱匿費抄沒財物,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論。(汪二十八)(龍五十一)致君奇術「隱」作「藏」,脫物字。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亦作藏。萬寶全書無此款。

69丟白假銀,及節次誆賺不知名人鈔五貫,比依誆賺局騙人財物,計贜准竊盜論,免刺,滿貫,杖一百,流三千里。(龍五十二)致君奇術、龍頭律法作「丟假白銀及金」,無「誆」字。「及節次」作「以」。明律正宗次作以,無誆字。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0娶犯罪逃走婦女為妻妾者,各杖一百,離異。(龍五十三)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龍頭律法「者」下有「其罪」二字。

71強占良家妻女,強奪良家妻女強占為妻者,律絞。(萬寶全書引此款至此止)。強奪良家妻女配與子孫弟姪,律絞。男女不坐。(龍五十四)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2居喪嫁娶,不知者無罪。居父母喪而身自嫁娶者,杖一百,娶者笞五十。(龍五十五)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萬寶全書「笞五十」作「杖一百」。

73收留迷失子女,并逃賣為妻妾,子孫自收用者,杖九十,徒三(二)年半,賣為奴婢,及自用者,杖八十,給親完娶。買者與牙保各減犯人罪一等,追價入官,不知無罪。被罪之人,亦免犯罪一等。在逃罪重者重論。(龍五十六)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萬寶全書「追」作「原」;「在逃罪重」,無重字。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4隱藏迷失子女,在逃子女奴婢在家,不送官司而發落者,杖八十。冒認良人妻妾子孫者,杖九十,徒二年半。(龍五十七)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而發落」,萬寶全書無「而」字。冒認以下為另一條。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5妻妾失序,以妻為妾者,杖一百,改正。以妾為妻者,杖九十,改正。有妻更娶妻,杖九十,離異。民年四十無子,方許娶妾。(龍五十八)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6出妻,凡無應出義絕之狀而出之者,杖八十,完娶。雖犯七出,有三不去而去之者,杖六十,完聚。 (汪三十三)(龍五十九)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義絕之狀,致君奇術、龍頭律法誤作義絕之杖。完聚誤作完娶。明律正宗、一王令典、完聚亦誤作完娶。

77七出:不順父母出;無子出;淫出;有疾病出;多言出;竊盜出;妬忌出。(汪三十三)(龍六十)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脫「妒忌出」「多言出」六字。陳省王藻刊本「大明律例」,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8妻背夫在逃者,杖一百,從夫嫁賣。(致君奇術、龍頭律法引至此止)因而改嫁者律絞。(龍六十二)據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79三不去,有所娶,無所歸,不去。與更三年喪,不去。先貧賤,後富貴,不去。犯義應離者杖八十。(汪三十四)(龍六十一)汪本無「犯義應離者杖八十」八字。「有所娶無所歸」、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誤作「有所歸不去」。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80夫妻不和諧而願離異者聽。離書務要丈夫親書,手印,縫內畫花字。不能寫者,方許親人原媒代寫。(龍六十三)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龍頭律法「務要」作「字要」。

81前夫之子娶後夫妾為妻,律既無文,不問。(龍六十四)萬寶全書此款在第九十二款「司獄司囚人」後。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82軍官將帶操軍人非理凌虐,以致在逃,比依牧民官非法行事,激變良民者律斬。(汪二十一)(龍六十六)萬寶全書此款在「隱藏迷失子女」條後。

83軍官將羈管逃軍非法凌虐科差,以致在逃,比依牧民官非法行事,激變良民律斬。(汪二十二)(龍六十七)汪本無「將」字。萬寶全書無此款。

84宰殺馬牛,自己牛隻者,杖一百。驢,杖八十。誤殺者不坐,觔角入官。牛病死,不告官,私駁者,笞四十,觔角入官。故殺他人牛隻,杖七十,徒一年半。驢,杖一百。計贜准竊盜論,免刺。(龍六十八)據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增。駁,「致君奇術」作「搏」。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85違例穿靴,比依違制論。(汪七十六)(龍七十)萬寶全書及順治律比附律條無此款。龍頭律法「靴」作「皂鞋」。

86過午門不下馬,比依違制論。(汪十五)(龍六十九)萬寶全書無此款。

87雇工人做烟火,點火,人眾驚擠,躧踏壓死,比依燒香集眾,夜聚曉散,佯修善事,煽感人民絞,為從者流。造作人,不應,從重論。(江十四)(龍七十一)汪本「擠」作「路」,躧作踐。致君奇術、龍頭律法「烟火」下有「故事、火線」四字,躧作踐,流下有「比流俗絙」四字,佯作伴。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為從者流」下有「一」字,以「造作人」另為一款,誤。萬寶全書無此款。

88吏部吏典赴內府,帶小牌,不問收取問結,擬不應,從重論。(汪十八)(龍七十三)不問,汪本作不行,汪本無結字。順治律比附律條「結」作「給」。從重論,龍頭律法誤作「從重問」。萬寶全書此款在第九十一款「光祿寺廚役」後。

89奏本赴內府,帶小木牌一面,放在承天門外不放,被把守官軍奏發,比依不應,從重論。(汪十六)(龍七十七)一面,致君奇術、龍頭律法、一王令典、作「面」。萬寶全書無此款。

90官軍里老人等,扶捏符同保結,比依囑托公事,當該官吏聽從已行未行律,有贜從重論。(汪七十三)(龍七十四)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官軍」作「官吏」。「當該官吏」,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誤作「當時父老」。汪本「贜」下有「者」字。萬寶全書此款在第一百款「告人打得實」後。

91光祿寺廚役點燈偷飲官酒,醉臥,被火燒毀酒房,并上用等酒,比依放火故燒係官積聚之物,及盜內府財物律斬。(汪七十四)(龍七十二)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無律字,誤。

92司獄司囚人,放在監內宿歇,自縊身死,合比依不應,從重。司獄為首,吏典監守皂隸為從。(汪七十八)(龍七十五)據汪本、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寶全書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93為事復職百戶謝恩,為無冠帶,借指揮鍍金帶拴繫,校尉捉獲,百戶問違制,指揮問不應,從重論,校尉受賞(龍七十六)致君奇術、龍頭律法、一王令典脫「帶拴」二字,明律正宗脫拴字。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列本、萬卷星羅、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94邀截進賀表箋,比依在外大小衙門進呈實封公文,至御前,而邀截取回律,斬。(汪二十四)(龍七十八)汪本「回」下有「者」字。清順治律「比附律條」,「至御前」作「呈至御前」。萬寶全書無此款。

95偷盜所掛號令犯人首級,丟棄水中,比依拆毀申明亭板榜律,杖一百,流三千里。(汪七十二)(龍八十一)萬寶全書無此款。

96誣告笞罪,加所誣罪一等,笞二十;加二等,杖六十;加三等,杖九十。(龍八十)明律正宗脫「加二等杖六十」六字。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97運糧一半在逃,比依凡奉制書有所施行而違者律,杖一百。(汪二)(龍七十九)萬寶全書無此款。

98強盜不得財傷人,比依白晝搶奪傷人者律斬。(汪二十九)(龍八十二)

99老幼并篤疾之人,不分男婦,犯罪皆收贖。(龍八十三)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增。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100告人打得實,又誣告死罪未決,不做誣輕為重,就問人誣告人死罪未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汪五十四)(龍八十四)汪本「不做」作「不坐」。萬寶全書「打」下有「傷」字。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101尊長墳內燻狐狸,緦麻親族祖父母,族伯叔父母,兄堂兄妻,附妻父母,燒棺槨者,杖九十,徒二年半;燒屍者,杖一百,流三千里。(龍八十五)汪本、萬寶全書無此款。

102發掘墳墓見棺槨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未見棺槨者,杖一百,徒三年,見屍者律絞(龍八十六)據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刑台法律增。一王令典無律字。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汪宗元陳省王藻刊本、萬書萃寶、五車拔錦、萬用正宗、萬卷星羅、學海羣玉,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103夫棄妻之屍,比依尊長棄毀緦麻以下卑幼律論。(汪三十六)(龍八十七)

104父亡,母改嫁,生子,母死,前子盜母葬父墳內,係不應,從重論決。(汪三十五)(龍八十八)「父亡,母改嫁」,龍頭律法作「父亡之後,母行改嫁」。盜母作盜母屍。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萬寶全書、及清順治律「比附律條」均無此款。

105將腎莖放入人糞門內淫戲,比依穢物灌入人口律,杖一百。(汪四十二)(龍八十九)龍頭律法戲下有者字。萬卷星羅、萬寶全書無此款。

106僧道徒弟與師共犯罪,徒弟比依家人共犯,免科(汪三十八)(龍九十)五車拔錦、萬卷星羅、所附「比附律條」止此。

107僧道舊寺觀故僧遺存原造侍奉佛像三尊,去別寺院侍奉,比依不應,從重論。(汪七)(龍九十一)汪本「從重論」作「杖八十」。萬寶全書無此款。大明律例附解、致君奇術、龍頭律法、明律正宗、折獄指南、一王令典、刑台法律、萬書萃寶、萬用正宗、學海羣玉所載「比附律條」止此。「故僧遺存」,疑應作「故僧道遺存」。「佛像三尊」,應作「佛像天尊」,本文所引「大明律講解」可證。清順治律「比附律條」仍誤作「三」。

108盜用知府印,父在時押空紙,父已故,假捏父在任時呈文,陷害人,買囑舖兵遞送,比依投隱匿姓名文書告言人罪者。(汪五十三)。彰健按:此款僅見嘉靖三十三年汪宗元刊本「大明律例」,及隆慶元年陳省刊本萬曆初年王藻刊本「大明律例」,為清順治律「比附律條」所因襲。此款為「大明律例」陳省王藻刊本及清順治律所附「比附律條」倒數第二款,其所附最末一款為「姦義男婦」款,參看本文所輯錄比附律條第十三款後彰健所附按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