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信息

首页>中国法律史料>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9
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9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八  刑律十一 斷獄

 

Ⅵ:143

囚應禁而不禁

凡獄囚應禁而不禁,應枷鎖杻而不枷鎖杻,及脫去者,若囚該杖罪,笞三十。徒罪,笞四十。流罪,笞五十。死罪,杖六十。若應枷而鎖,應鎖而枷者,各減一等○若囚自脫去,及司獄官典獄卒,私與囚脫去枷鎖杻者,罪亦如之。提牢官知而不舉者,與同罪。不知者不坐○其不應禁而禁,及不應枷鎖杻而枷鎖杻者,各杖六十○若受財者,並計贜,以枉法從重論。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

 

胡Ⅵ:143:1

一、查得問刑條例:枷號犯人多係情重。但在諸司官員,喜怒任情,有將情輕犯人例外用大枷枷號,朝枷夜放外,敢有將罪輕犯人,例外用大枷枷號致死,許巡按御史并按察司,將所犯官吏,應提問者提問,應參奏者,奏請提問,比例呈詳定奪。

按:此款又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附例」。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司獄司囚人放在監外宿歇,自縊身死,合比依不應,從重論。司獄為首,吏典守監皂隸為從。

按:此款係「比附律條」,非問刑條例。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43:1

一、凡枷號人犯,除例有正條,及催徵稅糧用小枷枷號,朝枷夜放外,敢有將罪輕人犯,用大枷枷號傷人者,俱照酷刑事例,奏請降級調用。因而致死者,俱發原籍為民。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43:1

一、凡枷號人犯,除例有正條,及催徵稅糧,用小枷枷號,朝枷夜放外,敢有將罪輕人犯,用大枷枷號,傷人者,奏請降級調用。因而致死者,問發為民。

按:箋釋云:「舊(嘉Ⅵ:143:1)云照酷刑事例。今酷刑者已充軍,引用似為太重,今刪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44

故禁故勘平人

凡官吏懷挾私讐,故禁平人者,杖八十。因而致死者,絞。提牢官,及司獄官典獄卒,知而不舉首者,與同罪。至死者,減一等。不知者不坐。若因公事,干連平人在官,無招誤禁致死者,杖八十。有文案應禁者,勿論○若故勘平人者,杖八十。折傷以上,依凡鬪傷論。因而致死者,斬。同僚官及獄卒,知情共勘者,與同罪。至死者,減一等。不知情,及依法拷訊者,不坐。若因公事,干連平人在官,事須鞫問,及罪人贜仗證佐明白,不服招承,明立文案,依法拷訊,邂逅致死者,勿論。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

 

胡Ⅵ:144:1

「內外問刑衙門一應」一款,同弘Ⅵ:161:1;嘉Ⅵ:144:l。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法司問擬重囚,每經會審,情可矜疑者,多從輕典。奈何在外司府州衛等衙門有特殘酷官員,但是捉獲強竊盜賊到官,不辨贜之真偽,不察情之虛實,止據巡捕人員,取具供詞,輒加淫刑,極其慘刻,多有因傷致死,卻乃捏招補案,申呈上司,死者□冤,致傷和氣。合無通行各處巡撫等官,嚴加禁約:之後捉獲強盜,務要詳辨贜仗情節明白,問招監候,會審呈詳。敢有仍前殘虐致死者,事發,不分軍民職官,俱照酷刑事例問革為民。如此庶官知者(省?)而冤抑可伸矣。

一、私役軍人不傷(從?),踢傷身死,差人押解不服,又將解人打死者,比依故勘平人及毆所差人致死二等律,斬。

一、千戶私役軍人不從,踢打身死,事發差人管解,不從,又行打死,比依故勘平人毆打差人致死,二罪相等律斬。

按:「彙編附錄」「比附律條」第三十一款與此及上款文意相同,不知此何以分為兩款,俟考。

大明律集解增附

 (二款)

一、嘉靖六年六月十一日,節該刑部題奉欽依:充軍人犯,務要嚴究實跡,情真罪當,方許引例充發。不許指以訪察風聞,聽信仇攀,牽強比附,嚴逼誣陷。欽此。

一、嘉靖八年三月二十九日,節該刑部題奉欽依:內外問刑衙門及有司官員,有擅用酷刑,致傷人命,雖係因公,亦照例為民。故禁故勘,依律科斷。欽此。

按:第二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惟無題准日期。

嘉靖新例

 (一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柒年月刑部題准:在外司府州縣官員,凡遇捉獲賊盜,務要詳辯贜杖情節明白,問擬監候,會審呈詳。敢有殘虐致死者,事發,不分軍民職官,俱照問刑條例,問革為民。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44:1

「內外問刑衙門一應」一款,同弘Ⅵ:161:1。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44:1

一、內外問刑衙門,一應該問死罪,并竊盜搶奪重犯,須用嚴刑拷訊。其餘止用鞭朴常刑。若酷刑官員,不論情罪輕重,輒行(會典作用)挺棍、夾棍、腦箍、烙鐵等項慘刻刑具,如一封書,鼠彈箏,攔馬棍,燕兒飛等項名色,或以燒酒灌鼻,竹簽釘指,及用徑寸懶杆,不去稜節竹片,亂打覆打,或打腳踝,或鞭脊背,若但傷人,不曾致死者,俱奏請,文官降級調用,武官降級,於本衛所帶俸;因而致死者,文官發原籍為民,武官革職,隨舍餘食糧差操。若致死至三命以上者,文官發附近,武官發邊衛,各充軍。

按:箋釋云:「舊(弘Ⅵ:161:1;嘉Ⅵ:144:1)無充軍例。萬曆九年六月該都察院題准新例,今載入。」

順治例刪夾棍二字,改烙鐵為非刑。又刪「如一」起,至「背脊」止,五十一字。

 

 

Ⅵ:145

淹禁

凡獄囚情犯已完,監察御史提刑按察司審錄無冤,別無追勘事理,應斷決者,限三日內斷決。應起發者,限一十日內起發。若限外不斷決,不起發者,當該官吏,三日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因而淹禁致死者,若囚該死罪,杖六十;流罪,杖八十;徒罪,杖一百。杖罪以下,杖六十,徒一年。

胡瓊集解附例

 (三款)

 

胡Ⅵ:145:1

一、訪得淹禁罪囚,在外諸司皆然。但其中有因監追錢糧贜物,及上司發下監禁者不坐外,其府州縣衛併一應提問人犯,有將干證平人并發落囚犯,故行監禁致死者,巡撫分巡官員通行查究,徑自參提,依律問罪,比例呈詳發落。

按: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誤以此條為顧應祥「重修條例」。

胡Ⅵ:145:2

一、在外巡撫巡按,督令分守分巡官員,將累年未完人卷,逐一清查明白,緊關人犯,問擬發落。以後分守分巡官,員務要一年之內,督併府州衛縣,照依原立限期,勸解完結。其在京兵馬司等衙門監候人犯,若係原告并徒罪以下家屬監候半年之上,行拘鄰佑審勘,如果正犯及被告無從挨拿者,暫令召保緝捕。若強盜人命重犯家屬,追拏一年之上,正犯不獲者,奏請定奪。其家財人命并追贜人犯,責令依限勘檢完解。不許將平人朦朧寄監。其在京在外承行官吏仍前推調誤事者,俱照例查究治罪。

按:大明律直引「治罪」下有「庶使刑罰清明,囚無淹滯,而卷宗亦完結矣」十七字。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誤以此條為顧應祥續修條例,其文與直引同。

胡Ⅵ:145:3

一、在外各該衙門問完人命強盜死罪等項重囚,俱具原發招由,引赴巡按御史會審無冤。該都布二司及分守官并府巡縣衛所衙門問完者,俱申詳刑部。巡按御史及按察司并分巡官問完者,俱申詳都察院,各轉詳大理寺審擬合律,奏請處決,係是定例。近來在外衙門,多有不諳刑名,每遇重囚,止申詳巡按衙門批允,就不會審轉詳,任其監禁,或有冤枉而坐斃於獄者,亦有情真罪當而幸免刑戳者,以致囚犯一概淹禁。今後一應死罪重刑,問擬明白,俱要引赴巡按御史會審無冤,仍將原發備細招由,照例各申詳刑部都察院,轉詳待報。若有冤枉并可矜可疑,巡按御史即為審辯,奏請定奪。

按:大明律直引「奪」下有「庶事體不紊而刑罰無冤」十字。

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引此條,誤以為係顧應祥「重修條例」。「大明律例附解」此款開端有「清滯獄照得」五字。

嘉靖新例

 (四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肆年貳月刑部題准:內外問刑衙門,今後務要遵照律例日期,即為發落。其追贜勘無家產的,或召保營辦,或奏請定奪,俱不許久淹概禁,以致累死人命,上干天和。有違犯的,在內從堂上官,在外從巡按御史,查究參問。

一、嘉靖柒年月刑部題准:各府州縣衛所一應提問人犯,有將干證平人并發落囚犯,故行淹禁致死者。分守分巡官員通行查究,徑行參提,依律問罪,比例呈詳發落。

一、嘉靖柒年月刑部題准:在外巡撫巡按,督令分守分巡官員,將累年未完文卷,逐一清查明白,緊關人犯問擬發落。以後分守分巡官員,務要壹年之內,督併府州衛縣,照依原立限期,勘解完結。其在京兵馬司等衙門監候人犯,若係原告并徒罪以下家屬,監候半年之上,行拘鄰佑審勘,如果正犯及被告無從挨拏者,暫令召保緝捕。若強盜人命重犯家屬,追拏壹年之上,正犯不獲者,奏請定奪。其家財人命并追贜人犯,責令依限勘檢完解。不許將平人朦朧寄監。其在京在外承行官吏,仍前推調誤事者,俱照例查究治罪。

按:此款即胡Ⅵ:145:2,疑「嘉靖新例」所記年月有誤。

一、嘉靖柒年刑部題准:今後一應死罪重刑,問擬明白,俱赴巡按御史會審無冤,仍將原發備細招由,照例各申詳刑部都察院轉詳待報。若有冤枉并可矜可疑,巡按御史即為審辯,奏請定奪。

按:此即胡Ⅵ:145:3之一節。疑「嘉靖新例」所記題准年月有誤。

 (一款,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

一、萬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題奉欽依。以後各有司受理詞訟,務要及時勘結,遵照前限,斷決起發。仍將見監人犯,逐一清查。除死罪重囚及追贜人犯照舊監候,其餘應問解者,即與問解;應摘放者即與摘放;應追紙贖者,贖兩月,紙三月,審果貧難不完者,照例改擬,配決放免。毋得淹滯,致斃獄底。違者,聽該道開報撫按,依律問擬。

 

Ⅵ:146

陵(會典作凌)虐罪囚

凡獄卒非理在禁,陵虐毆傷罪囚者,依凡鬪傷論。剋減衣糧者,計贜以監守自盜論。因而致死者,絞。司獄官典,及提牢官,知而不舉者,與同罪。至死者,減一等。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46:1

「法司問斷過」一款,同弘Ⅵ:139:1;萬Ⅵ:146:l。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46:1

「法司問斷過」一款,同弘Ⅵ:139:1;嘉Ⅵ:146:1。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改口外為邊外。

 

 

Ⅵ:147

與囚金刃解脫

凡獄卒以金刃,及他物可以自殺,及解脫枷鎖之具而與囚者,杖一百。因而致囚在逃,及自傷或傷人者,並杖六十,徒一年。若囚自殺者,杖八十,徒二年。致囚反獄,及殺人者,絞。其囚在逃,未斷之間,能自捕得,及他人捕得,若囚已死,及自首者,各減一等○若常人以可解脫之物與人,及子孫與祖父母、父母,奴婢雇工人與家長者,各減一等○若司獄官典及提牢官,知而不舉者,與同罪。至死者,減一等○若受財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若獄囚失於點檢,致囚自盡者,獄卒杖六十。司獄官典,各笞五十;提牢官,笞四十。

 

 

Ⅵ:148

主守教囚反異

凡司獄官典獄卒,教令罪囚反異,變亂事情,及與通傳言語,有所增減其罪者,以故出入人罪論。外人犯者,減一等○若容縱外人入獄,及走泄事情,於囚罪無增減者,笞五十○若受財者,並計贜以枉法從重論。

 

 

Ⅵ:149

獄囚衣糧

凡獄囚應請給衣糧醫藥,而不請給;患病應脫去枷鎖扭而不脫去;應保管出外,而不保管;應聽家人入視,而不聽,司獄官典獄卒,笞五十。因而致死者,若囚該死罪,杖六十;流罪,杖八十;徒罪,杖一百;杖罪以下,杖六十,徒一年。提牢官知而不舉者,與同罪○若已申稟上司,不即施行者,一日笞一十。每一日加一等。罪止笞四十。因而致死者,若囚該死罪,杖六十;流罪,杖八十;徒罪,杖一百;杖罪以下,杖六十,徒一年。

嘉靖新例

 (一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貳年拾壹月刑部題准:本部缺食囚糧,每年大約以伍百石為期,舊規逐月取之戶部,頗為勞擾。合照南京刑部囚糧,就令有力囚人納米事例。今後囚糧不必於戶部關支。就將各司例該運灰等項有力罪囚,俱令糴買粳米,赴本部上納。每年約至伍百石住收。如有支剩,准作下年之數。不及,再為收補。

按:順治律本條有條例二款,俱大明令文,今錄於下。

一、凡各府司獄,專管囚禁。如有冤濫,許令檢舉申明。如本府不准,直申憲司各衙門,不許差占。府州縣牢獄,仍委佐貳官一員提調。其男女罪囚,須要各另監禁。司獄官常加點視。州縣無司獄去處,提牢官點視。若囚患病,提牢官檢實,給藥治療。除死罪不開枷杻外,其餘徒流杖罪囚人,病重者,開疏枷杻,令親人入視。笞罪以下,保管在外醫治,病痊依律斷決。如事未完者,復收入禁,即與歸結。

一、凡牢獄禁繫囚徒,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廢疾散收,輕重不許混雜。枷杻常洗滌。蓆薦常須鋪置。冬設煖匣,夏備涼漿。無家屬者,日給倉米一升。冬給絮衣一件。夜給燈油。病給醫藥。并令於本處有司係官錢糧內支放。獄官預期申明關給,毋致缺誤。有官者犯私罪,除死罪外,徒流鎖收。杖以下,散禁。公罪自流以下,皆散收。

 

Ⅵ:150

功臣應禁親人入視

凡功臣及五品以上官犯罪應禁者,許令親人入視。徒流者,並聽親人隨行。若在禁,及至配所,或中途病死者,在京元(會典作原)問官,在外隨處官司,開具致死緣由,差人引領親人,詣闕面奏發放。違者,杖六十。

 

 

Ⅵ:151

死囚令人自殺

凡死罪囚已招服罪,而囚使令親戚故舊自殺,或令雇倩人殺之者,親故及下手之人,各依本殺罪,減二等。若囚雖已招服罪,不曾令親故自殺,及雖曾令自殺,而未招服罪,輒殺訖,或雇倩人殺之者,親故及下手之人,各以鬪殺傷論○若雖已招服罪,而囚之子孫為祖父母、父母,及奴婢雇工人為家長者,皆斬。

 

 

Ⅵ:152

老幼不拷訊

凡應八議之人,及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若廢疾者,並不合拷訊,皆眾眾證定罪。違者,以故失入人罪論。其於律得相容隱之人,及年八十以上,十歲以下,若篤疾,皆不得令其為證。違者,笞五十。

 

 

Ⅵ:153

鞫獄停囚待對

凡鞫獄官推問罪囚,有起內人伴,見在他處,官司停囚待對者,雖職分不相統攝,皆聽直行勾取。文書到後,限三日內發遣。違限不發者,一日笞二十。每一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仍行移本管上司,問罪督發○若起內應合對問同伴罪囚,已在他處州縣事發見問者,聽輕囚就重囚,少囚從多囚。若囚數相等者,以後發之囚,送先發官司併問。若兩縣相去三百里之外者,各從事發處歸斷。違者,笞五十。若違法將重囚移就輕囚,多囚移就少囚者,當處官司,隨即收問,仍申達所管上司,究問所屬違法移囚之罪,若囚到不受者,一日笞二十。每一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53:1

一、問刑衙門,行文軍衛有司提人,遷延三箇月以上不到,經該官吏住俸。候事完之日,方許關支。半年不到,經該官員,參奏提問。(弘238;嘉Ⅵ:153:1;萬Ⅵ:153:1)

弘Ⅵ:153:2

一、在京在外問刑,例應委官勘問,及行軍衛有司會勘者,如財產等項,限一箇月;勘檢人命,限兩箇月;駁勘者,亦限一箇月。如違,及託故推調,不即赴勘者,參奏提問。仍另行委官,作急勘報。(弘237;嘉Ⅵ:153:2;萬Ⅵ:153:2)

 

 

嘉Ⅵ:153:1 2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同弘治例)

萬Ⅵ:153:1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同弘治例)

萬Ⅵ:153:2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54

依告狀鞫獄

凡鞫獄,須依所告本狀推問。若於狀外別求他事,摭拾人罪者,以故入人罪論。同僚不署文案者,不坐○若因其告狀,或應掩捕搜檢,因而檢得別罪,事合推理者,不在此限。

 (一款,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

萬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題奉欽依:以後官司問理詞訟,止依原告人所告狀內事情,隨其輕重,執法科斷。不許濫以非刑拷逼,故於狀外搜求別件事情,及攀撦多人,羅織重罪,致多虧枉。違者,依律以故入論。合干上司毋得仍前允行,致干罪戾。欽此。

 

Ⅵ:155

原告人事畢不放回

凡告詞誣,對問得實,被告已招服罪,原告人別無待對事理,隨即放回。若無故稽留三日不放者,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笞四十。

 

 

Ⅵ:156

獄囚誣指平人

凡囚在禁誣指平人者,以誣告人論。其本犯罪重者,從重論○若官吏鞠問獄囚,非法拷訊,故行教令誣指平人者,以故入人罪論○若追徵錢糧,逼令誣指平人代納者,計所枉徵財物,坐贜論。其物給主○其被誣之人,無故稽留三日不放回者,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若鞫囚而證佐之人不言實情,故行誣證,及化外人有罪,通事傳譯番語,不以實對,致罪有出入者,證佐人減罪人罪二等。【謂證佐人不說實情,出脫犯人全罪者,證佐人減犯人全罪二等。若增減其罪者,亦減犯人所得增減之罪二等之類。】通事與同罪【謂化外人本有罪,通事符同傳說,出脫全罪者,通事與犯人同得全罪。若將化外人罪名增減傳說者,以所增減之罪坐通事。謂如化外人本招承杖六十,通事傳驛增作杖一百,即坐通事杖四十。又如化外人本招承杖一百,通事傳譯減作笞五十,即坐通事杖(會典及順治律作笞)五十之類。】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

 

胡Ⅵ:156:1

一、府州縣衛所軍衙門捕盜官員,捕獲強賊,務要贜杖明白;其間指攀者,尤要研審同謀同盜真情,及姓名貫址的確,方許另行挨拏。如應捕人員意圖財賄,憑賊妄攀,事後從重究治。

按:此款亦見邗江書院本「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附例」。

 

 

Ⅵ:157

官司出入人罪

凡官司故出入人罪,全出全入者,以全罪論【謂官吏因受人財,及法外用刑,將本應無罪之人。而故加以罪,及應有罪之人,而故出脫之者,並坐官吏以全罪。法外用刑,如用火燒烙鐵烙人,或冬月用冷水澆淋身體之類】○若增輕作重,減重作輕,以所增減論。至死者,坐以死罪【謂如其人犯罪應決一十,而增作二十之類,謂之增輕作重,則坐以所增一十之罪。其人應決五十,而減作三十之類,謂之減重作輕,則坐以所減二十之罪。餘准此。若增輕作重,入至徒罪者,每徒一等,折杖二十。入至流罪者,每流一等,折徒半年。入至死罪,已決者,坐以死罪。若減重作輕,罪亦如之】○若斷罪失於入者,各減三等。失於出者,各減五等,【謂鞫問獄囚,或證佐誣指,或依法拷訊,以致招承及議刑之際,所見錯誤,別無受贜情弊,及法外用刑,致罪有輕重者,若從輕失入重,從重失出輕者,亦以所剩罪論。】並以吏典為首。首領官減吏典一等。佐貳官減首領官一等。長官減佐貳官一等科罪○若囚未決放,及放而還獲,若囚自死,各聽減一等【謂故入及失入人笞杖徒流死罪未決,其故出及失出人笞杖徒流死罪未放,及放而更獲,若囚人自死者,於故出入及失出入人罪上,各聽減一等。】

 

 

Ⅵ:158

辯明冤枉

凡監察御史按察司辯明冤枉,須要開具所枉事跡,實封奏聞。委官追問得實,被誣之人,依律改正,罪坐元(會典作原)告元(會典作原)問官吏○若事無冤枉,朦朧辯明者,杖一百,徒三年。若所誣罪重者。以故出入人罪論。所辯之人知情,與同罪。不知者不坐。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58:1

一、法司遇有重囚稱冤,原問官員,輒難辯理者,許該衙門移文,會同三法司、錦衣衛堂上官,就於京畿道會同辯理。果有冤枉,及情可矜疑者,奏語定奪。(弘276)

,

弘Ⅵ:158:2

一、法司凡遇一應稱冤調問、及東廠錦衣衛奏送人犯,如有冤枉及情可矜疑者,即與辯理,具奏發落,毋拘成案。若明知冤枉,不與辯理者,以故入人罪論。(弘275)

胡瓊集解附例

 (三款,內二款同弘治例)

 

胡Ⅵ:158:3

一、各該緝事衙門送問賊盜妖言等項囚犯,果有贜仗未明,事跡可疑,并情有冤枉者,俱會同三法司錦衣衛各堂上官,從公再問。應與辯理者,毋拘成案,即與辯理,具奏定奪。

按:此款又見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附例」。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辯冤枉。照得兩京法司問擬輕重囚犯,俱發大理寺審錄三次,不服,改調別司別道問理。在外為事官吏軍民人等,已經巡撫巡按問結發落,赴京奏訴冤枉者,方許改調無礙衙門勘問辯理,已是見行事例。蓋恐原問官員一時失於詳察,鍛鍊之下,致有虧枉。況死罪充軍等項重犯,尤須詳慎,以此近來奏訴本狀看係按察司問結者,行與巡按;巡按問結者,行與巡撫,或行南京法司問理。奈何多拘成案,不與推辨。且如明訴巡按枉問,其巡撫衙門怯於翻案,又行專委有司勘問;明訴按察司枉問,其巡按御史已不親問,仍發各該司道問理。甚至南京法司亦因巡撫巡按問完人犯,每多置之不問。中間希圖脫罪者固不足恤,若果冤枉,何時得伸?其於災殄,未免有干。合無通行內外衙門:今後凡有死罪充軍等項囚犯訴冤,務要從公審勘。如原問情罪允當,仍依原擬施行。果有冤枉,毋得觀望顧忌,即與辯理,奏請定奪。庶法不濫及,獄無冤枉。

按:此款亦見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附錄舊例」。

嘉靖新例

 (六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肆年月刑部題准:近來內外法司,聽理詞訟,多不肯為小民分冤理枉,以致奏訴紛紛。一應鼓狀及通政司奏本,俱要接受封進。該行的,還與他行。不許一概立案。

一、嘉靖陸年貳月拾叁日詔令:各處問刑衙門,監禁強盜人命未決及充軍追贜人犯,有疑似不明,真偽未分者,蓋緣起初原問官員,或執偏見,或肆貪酷,不加詳慎,有以刑逼坐者,有因同名誤坐者,草次取供,遂成卷案。豪滑者反以僥倖脫網,良善者乃以無辜受禍。以後歲月漸遠,官吏屢更,將成案者不肯與辯,避嫌疑者不敢與辯,結憤牢獄,實傷和氣。都察院便行與各處巡按及審錄官,各秉至公,勿拘成案,勿避嫌疑。的見冤枉,即與辯理。情重者,奏請定奪,以雪民冤。

一、嘉靖柒年月刑部題准:通行內外問刑衙門,今後凡有犯死罪充軍等項囚犯訴冤,務要從公審勘。如原問情罪允當,仍依原擬施行。果有冤枉,毋得觀望顧忌,即與辯理,奏請定奪。

按:此款已見上頁「大明律直引」所附問刑條例。直引為嘉靖五年刊本。「嘉靖新例」此款作嘉靖七年題准,疑誤。

一、嘉靖柒年拾月兵部題准:內外問刑衙門,今後奏訴冤枉,如果會經法司及撫按問結,事有冤枉,俱要就近隔別問理。若已調問明白,仍前訴擾,并各衙門未曾問結事情,俱立案不行。若內係有真犯死罪者,再行改調衙門查勘壹次。但經叁次奏辯無冤,仍前訴擾,再不准理。

按:此款亦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增附」,作十月十五日奏准。此「增附」即胡效才所增,見「大明律集解」日本蓬左文庫藏本。

一、嘉靖拾伍年壹月初陸日詔令:在京在外緝獲強盜妖言奸細等項,問刑衙門務要從公研審,果有冤抑,即與辯理。不許拘泥成案。干碍妄拏人員,照例從重究治。

一、嘉靖貳拾年肆月貳拾日詔令:內外問刑衙門,一應見監囚犯,有干連躲避,事難決斷,與人命無屍可檢,強盜贜杖不明,及年久無贜,人死無證者,原問衙門備開矜疑緣由,奏請定奪。

按:此款亦見陳省刊本「大明律例」所附「嘉靖條例」

嘉靖問刑條例

 (三款)

 

嘉Ⅵ:158:1

「法司凡遇一應稱冤」一款,同弘Ⅵ:158:2;惟「情可矜疑」,嘉靖例作「情有可矜疑」。

嘉Ⅵ:158:2

「法司遇有重囚」一款,同弘Ⅵ:158:1;惟「情可矜疑」,嘉靖例作「情有可矜疑」。

嘉Ⅵ:158:3

一、凡大小問刑衙門,凡有問(萬Ⅵ:158:3有問作鞫問)囚犯,務要參酌情法,如果情重例合,應該發遣者,方許定擬充軍。不許偏任喜怒,移情就例。其撫按官,凡遇各該所屬衙門,申詳充軍人犯,亦要虛心參酌,必須法當其罪,方允定衛發遣。如於例有牽合,即便駁回改擬,照常發落。其各該司府州縣,但遇五年一次差官審錄之期,一應充軍人犯,除已經解發著伍外,其餘不分曾否詳允,及雖曾經定衛,尚未起解者,逐一開送審錄官處審錄,其經審錄官辯釋者,務要遵照發落,不許原問官偏拗阻撓。如有好名立威,酷法害人者,聽撫按審錄官,各指實參奏。

萬曆問刑條例

 (三款)

 

萬Ⅵ:158:1

「法司凡遇一應稱冤」一款,同弘Ⅵ:158:2,嘉Ⅵ:158:1。惟「情罪有可矜疑」,較弘治例多「罪有」二字,較嘉靖例多「罪」字。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改「東廠錦衣衛」為「各衙門」。

萬Ⅵ:158:2

「法司遇有重囚」一款,同弘Ⅵ158:1;嘉Ⅵ:158:2;惟「情罪有可矜疑」,較弘治例多「罪有」二字,較嘉靖例多一「有」字。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58:3

凡大小問刑衙門一款,同嘉Ⅵ:158:3。惟改有問為鞫問。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新頒條例

 (一款,高舉大明律集解附例)

一、題為欽恤事。該本部查節年霜降朝審暨五年熱審事例,矜疑兩項之外,開有詞人犯再行問理。本部每年熱審,查無有詞。既經恤審相同,亦應比例量准再開有詞勘問一例。如無枉抑,仍舊監候。果有別情,請旨辯豁。等因具題。奉聖旨:各犯情可矜疑的,都饒死,發邊衛充軍。篤疾的,放了。有詞的,准行再問。今後每年照這例行。毋得拘泥成案,以辜朝廷好生之意。欽此。

按:此款又見刑書據會;又見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卷三十一第四頁萬曆二十一年七月「刑部尚書孫等續題准通行事例」第四款。

 

Ⅵ:159

有司決囚等第

凡獄囚鞫問明白,追勘完備,徒流以下,從各府州縣決配。至死罪者,在內聽監察御史,在外聽提刑按察司,審錄無冤,依律議擬,轉達刑部,定議奏聞回報。直隸去處,從刑部委官,與監察御史;在外去處,從布政司委官,與按察司官,公同審決○若犯人反異,家屬稱冤,即便推鞫。事果違枉,同將元(會典作原)問元(會典作原)審官吏,通問改正○其審錄無冤,故延不決者,杖六十。若明稱冤抑,不為申理者,以入人罪故失論。

胡瓊集解附例

 (三款)

 

胡Ⅵ:159:1

「凡律該決不待時」一款,同弘Ⅵ:169:1;嘉Ⅵ:159:2。

胡Ⅵ:159:2

「法司監候例該梟首」一款,同胡Ⅵ:13:3。

按:嘉Ⅵ:159:1;萬Ⅵ:159:1即據此款改定。

胡Ⅵ:159:3

一、天下司府衙門,今後但有問完真犯死罪之人,府衛州所縣并分巡等官,限五日內,即便備招,行三司府衛;都布按三司并直隸府衛亦備招,限五日內呈詳定奪;及應該參問者官員,不過十日,具本徑自參奏施行。如或仍前怠玩遷延,因而埋沒,許巡撫巡按訪察稽考。若有奸弊,悉聽參提問革。

按:此款亦見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附錄舊例」。

嘉靖新例

 (五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伍年玖月刑科右給事中張達等題准:審錄罪囚,係是重事。不許閑雜人等,在傍窺聽。會審官員異同,亦要執論,不得苟且附和,以應故事。

一、嘉靖陸年月刑部題淮:今後凡遇審錄之年,除北直隸及浙江等處照舊各差官壹員,其南直隸地方,照依決囚分江南江北事例,各差郎中等官壹員,責限分投前去審錄。務要選委得人,及不許先擅回家,延緩公事。敢有故違者,照依本部近日題准事例,奏請懲治。

一、嘉靖陸年捌月刑部題准:各該衙門審錄有詞,辯問可矜可疑的,不拘已奏未奏,俱暫免行刑。奏報之日另行。該決囚犯,曾令家屬訴冤,勘有枉情,及臨刑稱冤,情罪有可矜疑的,俱要備由,具奏定奪。

一、嘉靖陸年玖月刑部題准:若有差去審錄官員,并鎮巡等官,審係有詞,辯問并情罪可矜可疑的,俱暫免行刑,監候,奏報之日施行。各犯有令家人訴冤,行回勘有冤枉,及臨刑稱冤,情罪有可矜疑的,亦要備由,具奏定奪。

一、嘉靖陸年拾壹月刑部題准:審錄官奉勑出使,將及貳年,俱不完報,行令上緊會審明白,各另具奏回任。候到京之日,應提問的參奏提問。仍要查他行事當否,才識優劣,應舉保降調施行。

嘉靖條例

 (一款,陳省刊本大明律例)

嘉靖二十一年八月大理寺題奉欽依:今後凡在外一應死罪重囚,已經本寺詳過,題奉欽依處決後,乃捏詞奏辯,覆行勘問情真,仍依原擬罪名者,俱查遵前奉明旨施行,不必再行開詳。本寺仍行都察院轉行各處巡按御史,一體遵照施行。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惟附於「對制上書不以實」條後。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159:1

一、在京法司,監候梟首重囚,在監病故,凡遇春夏,不係行刑時月,及雖在霜降以後,冬至以前,若過聖旦等節,或祭祀齋戒日期,照常相埋,通類具奏。(萬Ⅵ:159:1)

按:舊例(胡Ⅵ:13:3)無「凡過春夏不係行刑時月及」十一字。

嘉Ⅵ:159:2

「凡律該決不待時」一款,同弘Ⅵ:169:1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59:1

「在京法司監候梟首重囚」一款,同嘉Ⅵ:159:1。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增條例一款:

一、人命至重,死者不可復生。每至霜降後,但有該決重囚,著三法司奏請,會多官人等從實審錄,庶無冤枉。

新頒條例

 (一款,高舉大明律集解附例)

一、題為處決重囚事。該本部覆河南巡撫吳自新咨稱:巡按缺人,處決重務,難以他官代理。照依先年江西廣西巡按御史未任患病舊例,當年暫停審決。仍候新巡按至月,下次施行,等因具題。奉聖旨:是。欽此。

按:此款又見臨民寶鏡及刑書據會,又見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卷三十一第六頁萬曆二十一年七月「刊部尚書孫丕揚等續題准通行事例」第七款。

新題例

 (一款,刑書據會)

刑部題:為歲清天下囹圄事。巡按每歲審錄外,聽兩直隸十三省撫按官會行所屬問刑衙門,各審部內輕重囚犯,照京師熱審事例,按察司審省會之囚,守巡審各道之囚,皆親身巡行,不得調審。州縣為諸囚憂,亦不得委審。守令中有死罪矜疑者,軍徒追贜者,具審語。其餘輕罪可原宥者,照本部事例,止開花各各詳。撫按會疏勿過夏月。輕罪徑自發落。重罪仍聽部覆。等因。奉聖旨:覽奏,具見詳慎獄情,愛惜民命之意。便行與各撫按官,務要嚴督諸司,每歲用心清審,仍不得隔境拘提干連人眾,反滋騷擾,欽此。

按:此款又見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卷三十一第五頁所引萬曆二十一年七月「刑部尚書孫丕揚等續題准通行事例」第五款。臨民寶鏡亦有此款,惟無年月。

 

Ⅵ:160

檢驗屍傷不以實

凡檢驗屍傷,若牒到,託故不即檢驗,致令屍變,及不親臨監視,轉委吏卒,若初復檢官吏相見,符同屍狀,及不為用心檢驗,移易輕重,增減屍傷不實,定執致死根因不明者,正官杖六十,首領官杖七十,吏典杖八十。仵作行人,檢驗不實,符同屍狀者,罪亦如之。因而罪有增減者,以失出入人罪論○若受財,故檢驗不以實者,以故出入人罪論。贜重者,計贜以枉法各從重論。

新題例

 (一款,衷貞吉「大明律集解附例」)

萬曆十八年三月題奉欽依:凡遇告訟人命,除內有自縊自殘,及病死而妄稱身死不明,意在圖賴挾財者,究問明確,不得一概發檢,以啟弊害外。其果係鬪殺故殺謀殺等項當檢驗者,在京初發五城兵馬,覆檢則委京縣知縣;在外初委州縣正官,覆檢則委推官,務求于未檢之先,即詳鞫屍親證佐兇犯人等,令其實招,以何物傷何致命之處,立為一案,隨即親詣屍所,督令仵作,如法檢報,定執要害致命去處,細驗其圓長斜正青赤分寸,果否係某物所傷,公同一干人眾,質對明白,各情輸服,然後成招。中間或有屍久發變,青赤顏色,亦須詳辯,不許聽憑仵作混報毆傷,輒擬償抵。其仵作受財,增減傷痕,符同屍狀,以成冤獄,審出真情,贜至滿貫者,查照誆騙情重事例,枷號問遣。

按:此款亦見高舉「大明律集解附例」,及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王肯堂「箋釋」引此款,稱為「新例」。

順治例文同新題例。惟刪「萬曆」至「凡」十二字。改「弊害」為「弊竇」,「滿貫」為「滿數」。例末增小字注:「不先究致死根因明確,概行檢驗者,官吏以違制論」。

新例

 (一款,祥刑鑑)

一、仵作受財,檢驗不實,致罪有增減者,用三百斤枷,枷號一個月,發配。(「臨民寶鏡」配下有「徒限未滿,不許放回」八字)。其贜重情重者,比照誆騙財物例,枷號二個月發遣。(臨民寶鏡「發遣」作「發邊衛充軍」)。

按:「昭代王章」亦有此款,文同「臨民寶鏡」,惟「徒限」誤作「從限」,「邊衛」作「邊遠」。

「檢驗屍傷不以實」條,順治例增條例一款:

一、諸人自縊溺水身死,別無他故,親屬情願相葬,官司詳審明白,准告免檢。若事主被強盜殺死,苦主自告免檢者,官與相視傷損,將屍給親埋葬。其獄囚患病,責保看治而死者,情無可疑,亦許親屬告免檢覆外,據殺傷而死者,親屬雖告,不聽免檢。

 

Ⅵ:161

決罰不如法

凡官司決人不如法者,笞四十。因而致死者,杖一百。均徵埋葬銀一十兩。行杖之人,各減一等。【不如法,謂應用笞而用杖,應用杖而用訊,應決臀而決腰,應決腿而鞭背。】其行杖之人,若決不及膚者,依驗所決之數抵罪。並罪坐所由。若受財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若監臨之官,因公事於人虛怯去處,非法毆打,及自以大杖,或金刃手足毆人,至折傷以上者,減凡鬪傷罪二等。至死者,杖一百,徒三年,追埋葬銀一十兩。其聽使下手之人,各減一等。並罪坐所由【謂情不挾私,非梯已事者,如有司官催徵錢糧,鞫問公事,提調造作,監督工程,打所屬官吏夫匠之類。及管軍官操練軍馬,演習武藝,督軍征進,修理城池,打總小旗軍人之類。】○若於人臀腿受刑去處,依法決打,邂逅致死,及自盡者,各勿論。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61:1

一、內外問刑衙門,一應該問死罪,并竊盜搶奪重犯,須用嚴刑拷訊。其餘止用鞭朴常刑。若酷刑官員,不論情罪輕重,輒用挺棍夾棍腦箍烙鐵等項慘刻刑具,如一封書、鼠彈箏、闌馬棍、燕兒飛等項名色,或以燒酒灌鼻,竹簽釘指,及用徑寸懶干,不去稜節竹片,亂打覆打,或打腳踝,或鞭脊背,若但傷人,不曾致死者,不分軍民職官,俱奏請降級調用。因而致死者,俱發原籍為民。如因公事拷訊,笞杖臀腿去處致死者,依律科斷,不在降調之例。(弘277;嘉Ⅵ:144:1)

 

 

Ⅵ:162

長官使人有犯

凡在外各衙門長官,及出使人員,於所在去處有犯者,所部屬官等,不得輒便推問,皆須申覆上司區處。若犯死罪,收管聽候回報。所掌印信,鎖鑰發付次官收掌。若無長官,次官掌印者,亦同長官。違者,笞四十。

 

 

Ⅵ:163

斷罪引律令

凡斷罪皆須具引律令。違者,笞三十。若數事共條,止引所犯罪者,聽○其特旨斷罪,臨時處治,不為定律者,不得引比為律。若輒引比,致罪有出入者,以故失論。

嘉靖新例

 (一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陸年貳月拾叁日詔令:內外問刑衙問,今後問擬囚犯罪名,律有正條者,俱合依律擬斷。無正條者,方許引例發落。亦不許妄加參語,濫及無辜。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63:1

一、條例申明頒布之後,凡問刑衙門敢有恣任喜怒,妄行引擬,或移情就例,故入人罪,苛刻顯著者,比照酷刑事例,奏請降級調用。因而致死人命者,發原籍為民。

 

 

Ⅵ:164

獄囚取服辯

凡獄囚徒流死罪,各喚囚,及其家屬,具告所斷罪名,仍取囚服辯文狀。若不服者,聽其自理,更為詳審。違者,徒流罪,笞四十。死罪,杖六十○其囚家屬在三百里之外,止取囚服辯文狀,不在具告家屬罪名之限。

 

 

Ⅵ:165

赦前斷罪不當

凡赦前處斷刑名,罪有不當,若處輕為重者,當改正從輕。處重為輕,其常赦所不免者,依律貼斷。若官吏故出入者,雖會赦,並不原宥。

按:順治律本條有條例二款:

一、遇直隸及十四省恤刑之期,凡原問官故入等罪,俱不追究。(原注:恐官慮罪及己,不肯辨明冤枉也。則會赦可以類推)

一、以赦前事告言人罪者,以其罪罪之。若係干錢糧婚姻田土,罪雖經赦,其錢糧等項須斷處明白。

按:第二款係據「大明令」修定。

 

 

Ⅵ:166

聞有恩赦而故犯

凡聞知有恩赦而故犯罪者,加常犯一等。雖會赦,並不原宥○若官司聞知有恩赦,而故論決囚罪者,以故入人罪論。

 

 

Ⅵ:167

徒囚不應役

凡鹽場鐵冶,拘役徒囚,應入役而不入役,及徒囚因病給假,病已痊可,不合計日貼役者,過三日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一百○若徒囚年限未滿,監守之入,故縱逃回,及容令雇人代替者,照依囚人應役月日,抵數徒役,並罪坐所由。受財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仍拘徒囚,依律論罪貼役。

 

 

Ⅵ:168

婦人犯罪

凡婦人犯罪,除犯姦,及死罪收禁外,其餘雜犯,責付本夫收管。如無夫者,責付有服親屬鄰里保管,隨衙聽候,不許一概監禁。違者笞四十○若婦人懷孕犯罪,應拷決者,依上保管,皆待產後一百日拷決。若未產而拷決,因而墮胎者,官吏減凡鬪傷罪三等。致死者,杖一百,徒三年。產限未滿而拷決者,減一等○若犯死罪,聽令穩婆入禁看視,亦聽產後百日,乃行刑。未產而決者,杖八十。產訖,限未滿而決者,杖七十。其過限不決者,杖六十。失者各減三等。

 

 

Ⅵ:169

死囚覆奏待報

凡死罪囚,不待覆奏回報,而輒處決者,杖八十。若已覆奏回報應決者,聽三日乃行刑。若限未滿而行刑,及過限不行刑者,各杖六十○若立春以後,秋分以前,決死刑者,杖八十○其犯十惡之罪應死,及強盜者,雖決不待時,若於禁刑日而決者,笞四十。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弘Ⅵ:169:1

一、凡律該決不待時重犯,鞫問明白,曾經大理寺詳允,奏奉欽依處決者,各該部院并該科,即便覆奏,會官處決,不必監至秋後。(弘278;嘉Ⅵ:159:2)。

嘉靖新例

 (四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貳年拾月貳拾日該浙江道試監察御史陳題准:今後處決重囚,務在未刻以前畢事。

一、嘉靖柒年月刑部題准:今後該科三覆奏之外,許囚家屬,於臨決前壹日,即訴鼓狀,科官薄暮封進。就將所訴囚事犯相連同起聽決之囚,姓名開註明白,次日朝畢,皇上清心伏念一二時,將應決應留囚數姓名,午前傳旨早出,午後不須重覆奏請,即便行刑,庶得白日示眾,兼免黑夜他虞。

一、嘉靖拾年捌月都察院題准:大辟之科,必於霜降之後,所以象其肅殺之威。至于冬至,陽氣始生,斷獄非時。以後遵照霜降行刑。

按:此款亦見「大明律疏附例」所引「新例」,謂巡按四川監察御史戴金題,都察院議覆奏准。

一、嘉靖拾叁年肆月刑部題准:法司監候例該梟首重囚病故,除霜降以後,冬至以前,奉有旨處決,俱照例梟首外,其餘時月,并雖在霜降以後,冬至以前,若遇聖節等節及齋戒日期,俱照常相埋,具本奏知。

按:死囚覆奏待報條,順治律有條例二款:

一、臣民有罪當死,三覆五奏,毋輒行刑。

一、禁刑日期, ,每月初一日,初二日,四月初八日,大祭享日亦禁。

按:死刑三覆五奏,係洪武三年定,見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卷二十八第二十九頁引明會典。

禁刑日,據明會典,係初一日,初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十日。與清制不同。

據大明律例,禁刑日期復有,正五九月,閏月,上下弦日,二十四氣,雨未霽,天未明,大祭享日。

王肯堂箋釋亦云然。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引「管見」云:嘉靖四十五年題准:「閏月不禁」。

 

Ⅵ:170

斷罪不當

凡斷罪應決配而收贖,應收贖而決配,各依出入人罪,減故失一等○若應絞而斬,應斬而絞者,杖六十。失者減三等。其已處決訖,別加殘毀死屍者,笞五十○若反逆緣坐人口,應入官而放免,及非應入官而入官者,各以出入人流罪故失論。

嘉靖新例

 (一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伍年捌月奉聖旨:問理詞訟,係是重事。必須分辯曲直,從公處斷,使人無冤。為官的,亦都要遵守國法,保惜名節。近年在京在外問理衙門官員,往往任意偏斷,不肯審察事情。或循情受賄,不畏法度,以曲作直,以是為非,致令啣冤負屈之人懷揣詞狀,擅入禁中,伸訴苦情,致有自縊身死者,其情良可眷憫。法司便申明律例,戒諭所屬,通行與內外各該衙門知道:今後再有斷獄欠明,以致各犯伸冤理枉的,若所愬得實,原問官從重究治。其有為人囑托的,問刑官不許聽從,就將囑事官,指實參奏究問。如容情不奏,聽兩京科道官糾劾。若科道官有囑托,及有知囑托,容隱不劾,一體治罪不饒。緝事衙門也還要密切訪察,奏來處置。但不許挾私誣陷。欽此。

 

Ⅵ:171

吏典代寫招章

凡諸衙門鞫問刑名等項,若吏典人等,為人改寫,及代寫招草,增減情節,致罪有出入者,以故出入人罪論。若犯人果不識字,許令不干礙之人代寫。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九  工律一 營造

 

Ⅶ:1

擅造作

凡軍民官司,有所營造,應申上而不申上,應待報而不待報,而擅起差人工者,各計所役人雇工錢,坐贜論○若非法營造,及非時起差人工營造者,罪亦如之○其城垣坍倒,倉庫公廨損壞,一時起差丁夫軍人修理者,不在此限○若營造計料,申請財物,及人工多少不實者,笞五十。若已損財物,或已費人工,各併計所損物價,及所費雇工錢。重者,坐贜論。

 

 

Ⅶ:2

虛費工力採取不堪用

凡役使人工,採取木石材料,及燒造磚瓦之類,虛費工力,而不堪用者,計所費雇工錢,坐贜論。若有所造作,及有所毀壞,備慮不謹,而誤殺人者,以過失殺人論。工匠提調官,各以所由為罪。

 

 

Ⅶ:3

造作不如法

凡造作不如法者,笞四十。若成造軍器不如法,及織造段疋麤糙紕薄者,各笞五十。若不堪用,及應改造者,各併計所損財物,及所費雇工錢。重者,坐贜論。其應供奉御用之物,加二等。工匠各以所由為罪。局官減工匠一等○提調官吏又減局官一等,並均償物價工錢還官。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弘Ⅶ:3:1

一、各處軍器局造作長鎗斬馬刀牌甲弓箭不如法者,都布按三司堂上委官,各府衛掌印官并管局委官,參問降級。(弘279;嘉Ⅶ:3:1)

 

 

胡Ⅶ:3:1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同弘治例)

嘉靖新例

 (二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拾壹年貳月工部題准:各處織造段疋,以明文到日為始。俱要查照原行丈尺花樣顏色,定擬價直,呈巡按御史,選委廉幹官員,公同領價,督令織造局官,拘集機戶,一如招商之法,照依原定官價,責令織造。如無機坊去處,巡按御史備將原價,給文委官,赴織造地方巡按御史處告投,著落該管官司,召匠議價,令其每樣先織壹疋,計其丈尺斤兩,封收在官,以為定式,嚴限如法織造。各織附餘素絲叁寸。織完,各該委官,驗果與原樣相同,方將價給商匠。原委官將段領回,各該司府送巡按,會同守巡驗中,於各附餘尾上,備書年分價色斤兩,并經該辨驗提督等官職名,及機戶姓名,巡按御史用印鈐蓋,解部送庫。

一、嘉靖貳拾肆年正月工部題准:各處軍器,自嘉靖貳拾伍年以後,比照雲南布政司事例,監收銀兩,通解本布政司,如直隸府分,於本處,各貯庫,各呈撫按議處。如原存留各邊者,咨行各鎮巡撫,聽其要解本色,即行如法成造轉解。如願折色者,即與解發,以便成就。如該解京者,聽從彼中或近守巡,守巡官監造,或近兵備,兵備官監造。完日,照舊試驗堅利,填註各官職名,就差原日管局指揮匠作管解到部。兵部本部各委主事覆行試驗,如果堅利堪用,方許轉發戊字庫。仍會同科道官試驗堅利堪用,方許般運入庫。若兵部本部官驗不中式,即將彼處監造驗收官參究。不許姑息。若本處軍民每年願解折色,聽從其便。本部委官當年添造,送戊字庫收貯,以聽取用。

 

嘉Ⅵ:3:1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同弘Ⅶ:3:1)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Ⅶ:3:1

一、各處軍器局,造作各項軍器不如法者,將管局委官,參問降級。都布按三司堂上委官及府衛掌印官,各治以罪。

按:箋釋云:「舊例(弘Ⅶ:3:1;嘉Ⅶ:3:1)止言長鎗等件,似未盡。又堂上并掌印官與委官一體降級,無乃太混乎?今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例末增小宇注云:「各笞四十三十減等之罪,納米還職」。亦本「箋釋」。

 

 

Ⅶ:4

冒破物料

凡造作局院,頭目工匠,多破物料入己者,計贜以監守自盜論。追物還官○局官,并覆實官吏,知情符同者,與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罪止杖一百。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Ⅶ:4:1

一、各處巡按御史都布按三司分巡分守官,查盤軍器,若衛所官旗人等侵欺物料,那前補後,虛數開報,及三年不行造冊奏繳者,官降一級,帶俸差操;旗軍人等,發邊衛充軍。其各該都司并分巡分守官怠慢誤事者,參究治罪。(弘280;嘉Ⅶ:4:1)

 

 

嘉Ⅶ:4:1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同弘Ⅶ:4:1)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Ⅶ:4:1

一、各處巡按御史、都布按三司、分巡分守官,查盤軍器,若有侵欺物料,那前補後,虛數開報者,不論官旗軍人,俱以監守自盜論。贜重者,照侵欺倉庫錢糧事例擬斷。衛所官三年不行造冊,致誤奏繳者,降一級。各該都司守巡等官,怠慢誤事,參究治罪。

按:箋釋云:「舊例(弘Ⅶ:4:1:嘉Ⅶ:4:1)侵欺那補,及開虛數者,與三年不行造冊者同科,似混,今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Ⅶ:5

帶造段疋

凡監臨主守官吏,將自己物料,輒於官局帶造段疋者,杖六十。段疋入官。工匠笞五十。局官知而不舉者,與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

 

 

Ⅶ:6

織造違禁龍鳳文段疋

凡民間織造達禁龍鳳文紵絲紗羅貨賣者,杖一百,段疋入官○機戶,及挑花挽花工匠,同罪。連當房家小,起發赴京,籍充局匠。

 

 

Ⅶ:7

造作過限

凡各處額造常課段疋軍器,過限不納齊足者,以十分為率,一分,工匠笞二十。每一分,加一等。罪止笞五十。局官減工匠一等。提調官吏,又減局官一等○若不依期計撥物料者,局官笞四十。提調官吏減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