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信息

首页>中国法律史料>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8
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8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26:1

一、凡賭博人犯,若自來不務生理,專一沿街酗酒撒潑,或曾犯誆騙竊盜,不孝不弟等項罪名,及開張賭坊者,定為第一等,問罪,枷號二箇月。若平昔不係前項人犯,止是賭博,但有銀兩衣服錢物者,定為第二等,問罪,枷號一箇月,各發落。若年幼無知,偶被人誘引在內者,定為第三等,照常發落。其職官有犯一等二等者,奏請問罪。文官革職為民。武官革職,隨舍餘食糧差操。

按:箋釋云:「舊例(弘Ⅵ:126:1;嘉Ⅵ:126:1)一二等者但枷號一月,似無分別。其第三等文俱未明。又職官枷號為民,俱未妥,今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致君奇術」所附「凡賭博」一款,仍文同嘉靖問刑條例。

 

 

Ⅵ:127

閹割火者

凡官民之家,不得乞養他人之子,閹割火者。違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其子給親。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27:1

一、先年淨身人,曾經發遣,若不候朝廷收取,官司明文起送,私自來京,圖謀進用者,問發邊衛充軍。(弘261;嘉Ⅵ:127:1)

弘Ⅵ:127:2

一、弘治五年十月二十四日,節該欽奉聖旨:今後敢有私自淨身的,本身并下手之人處斬,全家發邊遠充軍。兩鄰及歇家不舉首的,問罪。有司里老人等,仍要時常訪察,但有此等之徒,即便捉拏送官。如或容隱,一體治罪不饒。欽此(弘。262)

按:嘉Ⅵ:127:2;萬Ⅵ:127:2,聖旨上有孝宗皇帝四字。

 

 

嘉Ⅵ:127:1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同弘治例)

嘉Ⅵ:127:2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同弘治例)

萬曆問刑條例

 (三款)

 

萬Ⅵ:127:1

「先年淨身人」一款,同弘Ⅵ:127:1;嘉Ⅵ:127:l。惟「發遣」,萬曆例作「發回」。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27:2

「弘治五年十月」一款,同弘Ⅵ:127:2:嘉Ⅵ:127:2。

按:順治例刪「弘治」至「今後」十八字,又刪「不饒欽此」四字。「不舉首的」,改的為者。

萬Ⅵ:127:3

一、萬曆十一年八月內,節奉聖旨:自宮禁例,載在會典,我聖祖明旨甚嚴,乃無知小民,往往犯禁私割,致傷和氣。著都察院便行五城御史,及通行各省直撫按衙門,嚴加禁約。自今五年以後,民間有四五子以上,願以一手報官閹割者,聽。有司造冊送部,候收補之日選用。如有私割的,照例重治。鄰佑不舉的,一併治罪不饒。欽此。

按:順治例刪「萬曆」至「以後」計七十二字,又刪末四字。「私割的」改為「私割者」。「不舉的」,的字刪。

 

 

Ⅵ:128

囑託公事

凡官吏諸色人等,曲法囑託公事者,笞五十,但囑即坐【謂所屬曲法之事,不分從與不從,行與不行,但囑即得此罪】當該官吏聽從者,與同罪。不從者不坐。若事已施行者,杖一百。所枉罪重者,官吏以故出入人罪論。若為他人,及親屬囑託者,減官吏罪三等。自囑託己事者,加本罪一等○若監臨勢要,為人囑託者,杖一百。所枉重者,與官吏同罪。至死者,減一等【謂監臨勢之人,但囑託即杖一百。官吏聽從者,仍笞五十。已施行者,亦杖一百。所枉之罪,重於杖一百者,官吏與監臨勢要之人,皆得故出入人之罪。官吏依律,合死者,監臨勢要之人,合減死一等】若受贜者,並計贜,以枉法論○若官吏不避監臨勢要,將囑託公事實跡,赴上司首告者,陞一等。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各處主文書算,久在衙門,果有說事過錢,把持官府,飛詭錢糧,起滅詞訟,陷害良善,及賣放強盜為從等項,品跡明白者;如打攪倉場者,果是無藉之徒,三五成羣,搶奪籌斛,古堆行概,及欺凌官攢,挾詐財物,犯該徒罪已上者;如兇徒忿爭,委是兇徒執持兇器傷人,或誤傷傍人,與剜瞎人眼睛,折人肢體,全抉人耳鼻,已成廢篤等項情重者,俱照例問擬充軍。主文者若止是書寫文案,打攪倉場者止是跟官應役,運納收上;兇徒忿爭者,止是一時互相鬪毆,係因追趕跌折人肢體,抉傷人口唇,別無重情,事出過誤者,俱依律問擬,照常發落。其官吏果有容留主文,交通賄賂實跡,乃作罷軟黜退。若是止因失於覺察,別無故縱情弊者,亦照常發落。不許止以風門(聞?)訪察,及因人指攀怪恨,一概附會問擬,以致枉濫。如有仍蹈前弊,事發,一體參駁究問。

一、官吏里老人等,扶捍符同保約,比依囑託公事、當該官吏聽從已行未行律。有贜者,從重論。

 

Ⅵ:129

私和公事

凡私和公事者,減犯人罪二等,罪止笞五十。

 

 

Ⅵ:130

失火

凡失火燒自己房屋者笞四十。延燒官民房屋者,笞五十。因而致傷人命者,杖一百,罪坐失火之人。若延燒宗廟及宮闕者,絞○社,減一等○若於山陵兆域內失火者,杖八十,徒二年。延燒林木者,杖一百,流二千里。若於官府公廨,及倉庫內失火者,亦杖八十,徒二年。主守之人,因而侵欺財物者,計贜,以監守自盜論。其在外失火而延燒者,各減三等○若於庫藏,及倉廒內燃火者,杖八十○其守衛宮殿,及倉庫,若掌囚者,但見火起,皆不得離所守。違者,杖一百。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光祿寺廚役點燈偷飲官酒醉臥,被火燒毀酒房,并上用等酒,比依放火故燒係官積聚之物及盜內府財物者律,斬。

 

Ⅵ:131

放火故燒人房屋

凡放火故燒自己房屋者,杖一百。若延燒官民房屋,及積聚之物者,杖一百,徒三年。因而盜取財物者,斬。殺傷人者,以故殺傷論○若放火故燒官民房屋,及公廨倉庫,係官積聚之物者,皆斬。【須於放火處捕獲,有顯跡證驗明白者,乃坐】其故燒人空閒房屋,及田場積聚之物者,各減一等○並計所燒之物,減價,儘犯人財產,折剉陪償,還官給主。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31:1

一、成化八年六月十六日,節該欽奉憲宗皇帝聖旨,各邊倉場,若有故燒係官錢糧草束者拏問明白,將正犯梟首示眾。燒毀之物,先儘犯人財產,折剉陪償。不敷之數,著落經收看守之人,照數均陪。欽此。(弘263;嘉Ⅵ:131:1;萬Ⅵ:131:1)

弘Ⅵ:131:2

一、放火故燒人田場積聚之物,及延燒人房屋者徒罪以上,俱發邊衛充軍。(弘264;嘉Ⅵ:131:2)

 

 

胡Ⅵ:131:1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同弘治例)

弘Ⅵ:131:2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奴婢放火燒主房屋,此依奴婢罵家長律,絞。

按:此係「比附律條」,非問刑條例。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131:1

「成化八年六月」一款,同弘Ⅵ:131:1;萬Ⅵ:131:1。

嘉Ⅵ:131:2

「放火故燒人田場積聚之物」一款,同弘Ⅵ:131:2。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

 

萬Ⅵ:131:1

「成化八年六月」一款,同弘Ⅵ:131:1;嘉Ⅵ:131:1。

按:順治例刪年月聖旨及欽此諸字。

萬Ⅵ:131:2

一、凡放火故燒自己房屋,因而延燒官民房屋及積聚之物,與故燒人空閒房屋及田場積聚之物者,俱發邊衛充軍。

按:箋釋云:「此係原為律中徒三年及減等流罪而設。舊例(嘉Ⅵ:131:2)云,故燒田場積聚,及延燒房屋,似未盡,又徒罪以上一句亦未明,今增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32

搬做雜劇

凡樂人搬做雜劇戲文,不許粧扮歷代帝王后妃,忠臣烈士,先聖先賢神像。違者,杖一百。官民之家,容令粧扮者,與同罪。其神仙道扮,及義夫節婦,孝子順孫,勸人為善者,不在禁限。

 

 

Ⅵ:133

違命

凡違令者,笞五十。【謂令有禁制,而律無罪名者。】

 

 

Ⅵ:134

不應為

凡不應得為而為之者,笞四十。【謂律令無條,理不可為者。】事理重者杖八十。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正法令。照得近年軍民人等,或挾勢豪用強邀奪,而包攬錢糧;或彼威力拿人私家而威逼錢債;或因地土相連而奸頑改名投畝;或因風水有利而強行平挖墳座;或乘勢侵奪田園,或低貫(?)強買物貨,甚至業佃人等,殺死平人,而任意焚毀;窩藏盜賊,而坐地分贜,以此弊端,難以□舉。及至士(事)發,法司追勘,則憑文成,□而官司不敢矣(挨?)拿。雖文移往復,又□□占恡不發。以致被害之人,冤苦莫申。而歷年受禁,官士稽遲,而案責不絕。雖累有通行禁約事例,視之蔑如,略無警□。合無今後軍民有被勢家侵害,及勢要衙門人役有札委,經行文,占恡,不服拘審者,所承行衙門,具實參奏。乞勑錦衣衛將犯人擒拿送官,從重罪治,庶幾法令平而軍民無冤滯之苦,事易結而官府免案牘之順(煩?)矣。

 (一款,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

一、萬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題奉欽依:以後問擬一應罪犯,律有正條者,依律科斷。毋得通擬不應。律無正條,該載不盡者,照依不應為條,分別事理輕重,論擬笞杖。亦毋得一概從重,致淆律意。

按: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引此款作萬曆十六年奏准。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七  刑律十 捕亡

 

Ⅵ:135

應捕人追捕罪人

凡應捕人,承差追捕罪人,而推故不行,若知罪人所在而不捕者,減罪人罪一等。限三十日內能自捕得一半以上,雖不及一半,但所獲者最重,皆免其罪。雖一人捕得,餘人亦同。若罪人已死,及自首各盡者,亦免罪。不盡者,止以不盡之人為坐。其非應捕人,臨時差遣者,各減應捕人罪一等,受財故縱者,不給捕限,各與囚同罪。贜重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巡捕弓兵,捉獲強盜,綁縛打死,問擬供明。

按:此款亦係「比附律條」,見「彙編」卷末附錄「比附律條」第三十六款。

 

Ⅵ:136

罪人拒捕

凡犯罪逃走拒捕者,各於本罪上加二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毆人至折傷以上者,絞。殺人者,斬。為從者,各減一等○若罪人持杖拒捕,其捕者格殺之,及囚逃走,捕者逐而殺之,若囚窘迫而自殺者,皆勿論○若已就拘執及不拒捕而殺,或折傷者,各以鬪殺傷論。罪人本犯應死而擅殺者,杖一百。

 

 

Ⅵ:137

獄囚脫監及反獄在逃

凡犯罪被囚禁而脫監,及解脫自帶枷鎖,越獄在逃者,各於本罪上加二等,因而竊放他囚,罪重者,與囚同罪。並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本犯應死者,依常律○若罪囚反獄在逃者,皆斬。同牢囚人,不知情者,不坐。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37:1

一、各府州縣掌印巡捕官,但有死罪重囚越獄,三名以上,俱住俸戴罪,勒限緝拏。六名以上調用,十名以上降一級,十五名以上降二級,通限三箇月以裏,有能盡數孥獲者免罪。衛所官過有失囚,亦照前例。若遇因公事他出,致有疏虞者,減見在主守之人罪各一等。其兵備守巡官係駐劄處所,失事二次,參奏罰治。撫按官有隱匿不以實聞者,聽部院該科參究。

按: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此條漏附此款,該本遂補刻於書眉,然仍脫「各府州縣掌印巡捕官但」十字。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38

徒流人逃

凡徒流遷徙囚人,役限內而逃者,一日笞五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一百,仍發配所。其徒囚照依原犯徒年,從新拘役。役過月日,並不准理○若起發已斷決徙流遷徒充軍囚徒,未到配所,中途在逃者,罪亦如之○主守及押解人,不覺失囚者,一名杖六十,每一名加一等。罪止杖一百,皆聽一百日內追捕。提調官及長押官,減主守及押解人罪三等。限內能自捕得,或他人捕得,若囚已死,及自首,皆免罪。故縱者,各與囚同罪。受財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

弘治問刑條例

 (四款)

 

弘Ⅵ:138:1

一、雜犯死罪立功做工在逃者,行提問罪,牢固解至配所,從新立功拘役。若立功逃回,生事害人者,立功滿日,就註彼處衛所,終身帶俸差操。(弘270)

弘Ⅵ:138:2

一、凡問發充軍人犯逃回,原犯真犯死罪免死充軍者,照依原問死罪處決。雜犯死罪以下充軍者,問罪,枷號三箇月,改發極邊衛分充軍(弘271;嘉Ⅵ:138:2)

弘Ⅵ:138:3

一、撥置王府軍民人等,問發充軍逃回再犯者,許鄰里火甲諸人首告,所在官司即便緝拿問罪,枷號三箇月,改調極邊烟瘴衛分,永遠充軍。若影射藏匿,及占恡不發者,就將輔導官參究。鄰里火甲知而不首者,各治以罪。(弘272;嘉Ⅰ:9:13)

弘Ⅵ:138:4

一、凡問發直隸隆慶保安二州為民人犯,但有在逃及違限不赴配所者,俱行提問罪,改發遼東自在安樂二州為民(弘273;嘉Ⅵ:138:3)

按:「大明律疏附例」此條「自在安樂二州為民」下有:「今法司問口外為民在逃人犯,俱擬越度邊關徒罪,照例杖一百,仍遞發本處為民,其隆慶保安者,依用此例」四十二字。此當係「大明律疏附例」作者按語,誤刻為正文。今據弘治問刑條例單刻本改正。

續例附考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問發喇唬巡捕搶奪兇徒傷人充軍為民囚犯,除長解外,其前途官司撥與短解,或二名,或三名,另給批文程遞。其餘前途遞運所巡司,亦要一體差人遞解,各取回文查照。

按:陳省刊本「大明律例」本條亦引此款,稱為「附例」。嘉靖池陽刻本「大明律例附解」則稱為「律解附例」。

胡瓊集解附例

 (十款,內一至四款,見本條弘治例)

 

胡Ⅵ:138:5

「官吏旗校舍餘軍民人等」一款,同弘Ⅵ:79:11;嘉Ⅴ:38:11。

胡Ⅵ:138:6

「在京五軍都督府」一款,同弘Ⅵ:139:2;胡Ⅴ:35:13;嘉Ⅰ:10:5。

胡Ⅵ:138:7

一、問發喇唬巡捕搶奪兇徒傷人充軍為民囚犯,除差長解一名,收領批文,管押直抵原定處所外,其前途官司撥與短解、或二名,或三名,另給批文程遞,先取回文,其餘前途遞運所巡司,亦要一體差人遞解,各取回文查照。

按:此款係據「續例附考」第一款潤色改定。

胡Ⅵ:138:8<, /SPAN>

一、刑部會議題:奉聖旨:問發充軍人犯逃回的,拘連當房家小,改發極邊去處,永遠不宥。欽此。又該本部題奉聖旨:附近充軍狥私放回的,照例改發極邊衛分充軍。該管官旗,都重罪不饒。欽此。

胡Ⅵ:138:9

一、今後但有問刑衙門解到充軍人犯,務要依例條開原問招由,備細鄉貫,并著役日期,寫立印信簿籍明白,每年終將收過軍數開造小冊四本,分送本部并合干巡撫巡按。清軍官員出巡之日,嚴加稽考;刷卷之日,逐一照刷。若本管官員作弊賣放等項,查訪得出,即便參提問罪,照例從重發落。仍差的當人役,務要挨拿原逃正犯得獲,依法處治,照舊著伍。其逃回之人,雖遇赦不得釋放。

胡Ⅵ:138:10

一、今後問發各邊充軍人犯,備寫原犯招由,行與所司,明開年甲籍貫,或永遠,或止終身字樣,俱解行都司,轉行巡撫官處,行仰該衛收發入伍差操。都司衛所各將招由附寫簿籍備照。解封軍士敢有仍前弊作逃者,行文原籍官司拏解到官,審係本衛所官旗人等受財賣放,備由連人解發巡撫巡按,再問明白。應拏問者拏問,應參奏者參奏施行。逃軍問罪畢日,解發該所常川哨瞭。

按:胡Ⅵ:138:8至10三款,均又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附例」。

嘉靖問刑條例

 (三款)

 

嘉Ⅵ:138:1

「雜犯死罪立功」一款,同弘Ⅵ:138:1,惟刪「帶俸差操」四字。

嘉Ⅵ:138:2

「凡問發充軍人犯」一款,同弘Ⅵ:138:2。

嘉Ⅵ:138:3

「凡問發直隸」一款,同弘Ⅵ:138:4

萬曆問刑條例

 (三款)

 

萬Ⅵ:138:1

一、凡問發充軍人犯逃回,原犯真犯死罪,免死充軍者,照依原問死罪處決。雜犯死罪以下充軍者,初犯,問罪,枷號三箇月,仍發本衛。再犯,枷號三箇月,調極邊衛。若犯至三次,通係著伍以後者,即依守禦官軍律絞。其有在逃遇赦者,不分初犯再犯,俱免枷號,仍發原衛。三犯亦併論擬絞,奏請定奪。

按:箋釋云:「舊例(嘉Ⅵ:138:2)雜犯充軍者,初犯即調發極邊衛。設有再犯,何以加之?又查萬曆十一年刑部問擬逃軍李雄,犯在革前,免其枷號調衛事例,今參改,始與兵律守禦條下相協。」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依守禦官軍律絞下有小字注云:「有一次中途在逃者,即不得絞」,亦本「箋釋」。

萬Ⅵ:138:2

一、各處有司起解逃軍并軍丁及充軍人犯,量地遠近,定立程限,責令管送。若長解縱容在家遷延,不即起程,違限一年之上者,解人發附近。正犯原係附近,發邊衛;原係邊衛,發極邊衛分,各充軍。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順治例增一款:

一、積年民害官吏,見在各處,軍者軍,工者工,安置者安置。設若潛地逃回,兩鄰親戚即當速首,拿赴上司,毋得容隱在鄉,以為民害。敢有容隱不首者,亦許四鄰首。其容隱者同其罪而遷發之。以本家產業給賞其首者。

按:此係「大誥」文,見嘉靖三十三年汪宗元刊本「大明律例」。

萬Ⅵ:138:3

一、凡問發直隸延慶保安二州為民人犯,但有在逃者,俱問罪,改發遼東自在安樂二州。若發自在安樂二州逃回者,枷號三箇月,照舊解發。再逃者,照前枷號,改發極邊衛分充軍。其在逃遇赦者,亦不准宥免,照舊解發。

按:順治例刪此款。

 (一款,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

一、萬曆二十三年三月十一日刑部題:今後在京在外重犯,但有以篤疾釋放,生事犯法,驗非篤疾者,俱照矜疑逃回事例,仍坐原擬死罪。奉聖旨:今後重犯稱篤疾的,務要查驗,方與題請。其釋放再有犯法者,俱照這例行。欽此。

 (一款,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

萬曆十六年奏准:勘審故縱人犯,必罪人到官,已服招承,定有應斬應絞罪名,方許論以與囚同罪至死全科之律。其或罪人被逮而未在官,雖已在官而未服招承、擬有定罪者,止依受財枉法條科斷。或以積戀(年?)民害,引例充軍,毋得概擬同罪至死全科,濫行淹禁,冤死無伸。

擬罪條例

 (一款,刑台法律)

一、雜犯死罪立功做工在外(按疑係逃字之誤)者,解至配所,從新立功。若立功逃回生事害人者,立功滿日,就註彼處衛所終身。

按「刑台法律」「徒流人逃」條所附此款非萬曆問刑條例。似節錄嘉靖問刑條例(嘉Ⅵ:138:1)文。

按:此款又見「致君奇術」「一王令典」、「昭代王章」。

 

Ⅵ:139

稽留囚徒

凡應徒流遷徙充軍囚徒,斷決後,當該官司,限一十日內,如法枷扭,差人管押,牢固關防,發遣所擬地方交割。若限外無故稽留不送者,三日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因而在逃者,就將提調官吏,抵犯人本罪發遣。候捕獲犯人到官替役,至日,疏放別敘【抵犯人本罪,謂將提調官吏,照依犯人所犯,該徒者,抵徒。該流者,抵流。該遷徙者,抵遷徙。詼充軍者,抵充軍。候跟捕犯人,得獲,至日,將官吏疏放,別行敘用】○若鄰境官司,囚到稽留,不即遞送者,罪亦如之○若發遣之時,提調官吏不行如法枷扭,以致囚徒中途解脫,自帶枷扭在逃者,與押解人同罪○並罪坐所由。受財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39:1

一、法司問斷過各處進本等項人犯,發各衙門程遞者,除原有杻鐐及牢固字樣照舊外,其押解人役,若擅加杻鐐,非法亂打,搜檢財物,剝脫衣服,逼致死傷,及受財故縱,并聽憑狡猾之徒買求殺害者,除真犯死罪外,徒罪以上屬軍衛者,發邊衛充軍;屬有司者,發口外為民。(弘274;嘉Ⅵ:146:1;萬Ⅵ:146:1)

弘Ⅵ:139:2

一、在京五軍都督府,選差官舍,押解充軍犯人,若受財賣放,犯該枉法絞罪者,官發立功,滿日還職,調外衛,帶俸差操。中間有犯姦淫囚犯婦女者,守哨滿日,革職為民。舍人發邊衛充軍。徒罪以下及無贜者官發立功一年,滿日還職帶俸差操。舍人抵充軍役,候拿獲替放。若酷害軍犯,搜檢財物,縱不脫放,亦照前充軍立功事例施行。其該府原選差掌印首領官吏,參究治罪。(弘269;嘉Ⅰ:10:5)

 

 

胡Ⅵ:139:1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同弘Ⅵ:139:1)

 

 

Ⅵ:140

主守不覺失囚

凡獄卒不覺失囚者,減囚罪二等。若囚自內反獄在逃,又減二等。聽給限一百日追捕。限內能自捕得,及他人捕得,若囚已死,及自首,皆免罪。司獄官典減獄卒罪三等。其提牢官曾經躬親逐一點視罪囚,枷鎖杻俱已如法,取責獄官獄卒,牢固收禁文狀者,不坐。若不曾點視,以致失囚者,與獄官罪同。故縱者,不給捕限,各與囚同罪。未斷之間,能自捕得,及他人捕得,若囚已死,及自首,各減一等。受財者,計贜以枉法從重論○若賊自外入刼囚,力不能敵者,免罪○若押解罪囚,中途不覺失囚者,罪亦如之。

 

 

Ⅵ:141

知情藏匿罪人

凡知人犯罪事發,官司差人追喚,而藏匿在家,不行捕告,及指引道路,資給衣糧,送令隱避者,各減罪人罪一等。其展轉相送,而隱藏罪人,知情者,皆坐。不知者,勿論○若知官司追捕罪人,而漏泄其事,致令罪人得以逃避者,減罪人罪一等。未斷之間,能自捕得者,免罪。若他人捕得,及罪人已死,若自首,又各減一等。

 

 

Ⅵ:142

盜賊捕限

凡捕強竊盜賊,以事發日為始,當該應捕弓兵,一月不獲強盜者,答二十,兩月笞三十,三月笞四十,捕盜官罰俸錢兩月。弓兵一月不獲竊盜者,笞一十,兩月笞二十,三月笞三十,捕盜官罰俸錢一月,限內獲賊及半者免罪○若經隔二十日以上告官者,不拘捕限。捕殺人賊,與捕強盜限同。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42:1

一、成化二十一年閏四月二十九日節奉憲宗皇帝勑旨:各處盜賊生發,如事干城池衙門,殺官刼庫刼獄,并積至百人以上者,限一箇月以裏,不獲,聽鎮守巡撫巡按官,將分巡分守守備及府州縣衛所巡司掌印巡捕官住俸,戴罪,挨拿盡絕,照舊支俸管事。半年不獲者,不分司府州縣衛所巡司掌印巡守巡捕等官,俱聽巡按御史提問。三司掌印官照依常例發落。其餘每一起,將州縣守禦千戶所巡司掌印巡捕官,并專一地方守備等項,及府衛巡捕官,降一級。每二起,府衛掌印官降一級。每三起,分巡分守官降一級。俱調邊遠去處。欽此。(弘265;嘉Ⅵ:142:2)

弘Ⅵ:142:2

一、在外官庫被盜,銀至一千兩以上,一箇月不獲,經該并巡捕官俱各住俸。半年不獲,提問;被盜二三次者,奏請降調。其該道分巡分守官,參奏罰治。不及前數者,俱照常發落。庫子儘其財產均追陪償,候真贜得獲,照數給還。若各官妄拿平人,逼認盜贜追陪者,亦問罪降調。(弘187;嘉Ⅲ:59:1)

胡瓊集解附例

 (三款)

 

胡Ⅵ:142:1

「成化, 二十一年閏四月」一款,同弘Ⅵ:142:1;嘉Ⅵ:142:2。

胡Ⅵ:142:2

「各處巡撫巡按」一款,同弘Ⅴ:20:1;胡Ⅴ:20:1。

胡Ⅵ:142:3

一、京城內外關廂街巷,白晝嚮(響)馬打刼者,不分曾否殺人放火,專一巡捕把總等官,責限兩個月以裏,緝捕不獲,降二級,調外衛。其分管地方官員,并不係嚮(響)馬白晝打刼,及關廂迤外、并離城窵遠,空野去處,被刼者,與巡捕把總等官,俱住俸,責限挨拿。若限內得獲,免罪;不獲,送問。一年之內,積至五起以上,仍降一級;十起以上,降二級,俱調外衛外任。若有通同故縱,不肯勤拏,事有顯跡,問擬重罪。

按:嘉Ⅵ:142:3即據此款潤色改定。

嘉靖問刑條例

 (三款)

 

嘉Ⅵ:142:1

一、各處巡撫巡按等官,遇有報到賊情,即行都布按三司分巡分守及掌印官,嚴督捕盜官兵人等緝捕。如有隱蔽賊情,不行開報,事發之日,應提問者提問,應參奏者就便奏請拏問,畢日,一二次不報者,住俸挨捕;三次不報者,戴罪挨捕;至四次以上者不報者,不分軍民職官,俱監候,奏請降等敘用。

按:此款係據弘Ⅴ:20:1;胡Ⅴ:20:1潤色。

嘉Ⅵ:142:2

「成化二十一年閏四月」一款,同弘Ⅵ142:1。

嘉Ⅵ:142:3

一、京城內外關廂街巷,但有響馬強盜,白晝行刼者,巡捕把總等官,兩箇月以上不能捕獲,降一級,調外衛,分管地方官員俱住俸,責限緝捕。若行刼不於白晝,及雖係白晝,離城窵遠,空野去處被刼者,巡捕把總等官各住俸,與分管地方官俱責限緝獲,限內得獲,免罪。不獲,送問。一年之內積至五起以上,仍降一級。十起以上,降二級。俱調外衛外任。

按:此款又見「致君奇術」。

萬曆問刑條例

 (四款)

 

萬Ⅵ:142:1

一、凡府州縣係有城池,及設有衛所,被賊打刼倉庫獄囚,或殺死職官,或聚至百人以上者,撫按官就將各掌印操備等官,先行參奏住俸戴罪緝捕,限半年以裏,盡數拏獲,免罪。如過限拏獲未盡,再限三箇月,盡獲亦准免罪。若全無拏獲,及再限內不能盡數拏獲者,不分軍衛有司,俱問罪,降二級,文官送部,武官仍於本衛所各調用。衛所失事,止坐衛所掌印操捕(會典作備)等官。兵備守巡,并守備官,駐劄本城者,降一級調用;不係駐劄處所,止調用。若自來不曾設有城池者,掌印巡捕等官,止降一級。兵備守巡守備等官,分別罰治。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仍作「備」,不作捕。

萬Ⅵ:142:2

一、各處民間被賊打刼,即時擒獲者,不分城內城外,各掌印巡捕等官,俱免罪。一月之外不獲,通行住俸,候拏獲一半以上,方准開支。若中間能獲別起,及別府州縣真正強盜,及各越獄重囚,亦准抵數。但不許將照捕名數,朦朧捉拏,以圖抵飾。仍通計一年之內,除盡數拏獲,及拏獲一半以上免罪者不計外,城內積至五起,城外及無城去處,至十起以上,不分軍衛有司,掌印巡捕等官,參究問罪,俱降一級,文官送部,武官於本衛所,各調用。兵備守巡官,分別罰治。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42:3

一、凡強盜打刼,各該有司軍衛員役,不分事情輕重,務耍登時從實申報。如有隱匿者,撫按官即將各該員役,應提問者提問,應參奏者就便參奏,酌量情罪,輕則罰治,重則降黜,議擬上請,不許容隱。其撫按官遇有報到,若係殺官刼庫刼獄,并聚至百人以上,或嘯聚不散,及城內打刼至殺人者,即行奏報。其民間被刼事情,稍輕者,類入歲報冊內,年終具奏,俱不許容隱。違者,聽部院該科,參奏重治。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如有隱匿」下增小字注:「依應申不申」。「輕則罰治」下增小字注:「照捕例罰俸」。「重則降黜」下增小字注:「起送吏部降調」。

萬Ⅵ:142:4

一、京城內外,但有強盜得財傷人者,巡捕把總兵馬等官,即時擒獲免罪,仍論功敘錄。若有脫逃,俱即住俸,限三箇月以裏,孥獲一半以上,姑准開俸。過限不獲,各罰俸三箇月。仍總計一年之內,除盡數拏獲,及拏獲一半免罪者,不計外,城內積至五起,城外十起以上,俱問罪,降一級。文官仍調外用。

按:「致君奇術」有此款,然同條仍附「嘉靖問刑條例」「京城內外關廂」一款,而不知二者牴觸,僅應錄存萬曆問刑條例。「致君奇術」係書坊刊本,故有此誤。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例末增小字注云:「凡住俸,既捕獲免罪,前俸補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