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信息

首页>中国法律史料>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7
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7

胡瓊集解附例

(四款)

 

胡Ⅵ:108:1

「廣西雲貴湖廣」一款,同弘Ⅱ:6:3;嘉Ⅵ:108:1。

胡Ⅵ:108:2

「假充大臣家人」一款,同弘Ⅵ:108:1;胡Ⅰ:9:4;嘉Ⅵ:108:3。

胡Ⅵ:108:3

「凡詐冒皇親族屬姻黨家人」一款,同弘Ⅵ:108:2;胡Ⅰ:9:5;嘉Ⅵ:108:2。

胡Ⅵ:108:4

「投充詐冒皇親家人伴當」一款,同胡Ⅰ:9:6。

嘉靖問刑條例

 (三款)

 

嘉Ⅵ:108:1

「廣西雲貴湖廣」一款,同弘Ⅱ:6:3。

嘉Ⅵ:108:2

「凡詐冒皇親族屬」一款,同弘Ⅵ:108:2。

嘉Ⅵ:108:3

「假充大臣家人」一款,同弘:108:1。

續題事例

 (一款,王藻刊本大明律例)

一、萬曆六年四月內,該吏部題准:假充禮部儒士侯門教讀等項,盡將原領劄付執照塗抹,重加問擬。如該管官司徇情故縱者,聽撫按官以罷軟論劾。

萬曆問刑條例

 (三款)

 

萬Ⅵ:108:1

一、廣西雲貴湖廣四川等處,但有冒籍生員,食糧起貢到部者,問革,發原籍為民。若買到土人倒過所司起送公文,頂名赴部投考者,發口外為民。賣與者,行所在官司追贜治罪。若已受職,比依詐假官律處斬。賣者,發邊衛充軍。經該官吏,朦朧起送,各治以罪。

按:箋釋曰:「舊例(弘Ⅱ:6:3;嘉Ⅵ:105:1)冒籍起貢與買文頂考者,一概問發口外,似無分別。且以受職者即依詐假官律,亦未妥,今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改口外為邊外。

萬Ⅵ:108:2

一、凡詐冒皇親族屬姻黨家人,在京在外,巧立名色,挾騙財物,侵占地土,并有禁山場,攔當船隻,掯要銀兩,出入大小衙門,囑託公事,販賣錢鈔私鹽,包攬錢糧,假稱織造,私開牙行,擅搭橋梁,侵漁民利者,除真犯死罪外,徒罪以上,俱于所犯地方,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杖罪以下,亦枷號一箇月發落。若被害之人,赴所在官司告訴,不即受理,及雖受理,觀望逢迎,不即問斷舉奏者,各治以罪。

按:箋釋曰:「舊例(弘Ⅵ:108:2;嘉Ⅵ:108:2)侵漁民利下有往來河道、吹打響器、張掛旗號,經過軍民有司衙門,需索人夫酒食,勒要車輛船隻,及無杖罪以下二句,今刪改。」

順治例改「錢鈔」為「制錢」。句末增小字注云:「此真犯死罪,係詐冒假勢凌虐故殺鬪殺私鹽拒捕之類」,亦本「箋釋」。

「致君奇術」所附「詐冒皇親族屬」一款,仍文同嘉靖問刑條例。

萬Ⅵ:108:3

一、假充大臣,及近侍官員家人名目,豪橫鄉村,生事害民,強占田土房屋,招集流移住種者,許所在官司拏問。犯該徒罪以上者,發邊衛充軍。杖罪以下,枷號一箇月發落。

按:箋釋曰:「舊例(弘Ⅵ:108:1;嘉Ⅵ:108:3)遺近侍官員,又無徒罪以上一句,及杖罪以下二句,今增。」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擬罪條例

 (一款,刑臺法律)

一、無官而詐稱有官,或詐稱各衙門公差,或詐稱勢要官子姪親屬家人名目,三五成羣,越擾邊官(關?),騙財害人者,比照虛張聲勢,勒要財物事例,發邊衛充軍。其止在腹裡地方者,附近充軍。

按「刑臺法律」所附為「萬曆問刑條例」,而此條則否。此款又見「致君奇術」、「一王令典」、「昭代王章」「詐假官」條。

 

Ⅵ:109

詐稱內使等官

凡詐稱內使,及都督府、四輔、諫院等官,六部、監察御史、按察司官,在外體察事務,欺誑官府,扇惑人民者,斬。知情隨行者,減一等。其當該官司,知而聽行,與同罪。不知者不坐○若詐稱使臣乘驛者,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從者,減一等。驛官知而應付者,與同罪。不知情,失盤詰者,笞五十。其有符驗而應付者,不坐。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09:1

一、凡詐冒內官,恐嚇官司,誆騙財物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所在官司,阿諛故縱,不行擒拿者,各治以罪。(弘250;嘉Ⅵ:109:1)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Ⅵ:109:1

「凡詐冒內官」一款,同弘Ⅵ:109:1;嘉Ⅵ:109:1。

胡Ⅵ:109:2

「凡詐冒錦衣衛校尉」一款,同弘Ⅵ:110:1;嘉Ⅵ:109:2。

新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四年二月,刑部問得犯人李賢詐充近侍官員家人,索討馬匹下程,占宿公舘,問擬豪強之人求索財物。李自來不合越關跟隨,不行阻當。查得先問過犯人劉普,因為指稱近侍名目,虛張聲勢,勒要銀兩問罪。奉聖旨:劉普指稱近侍名目,勒要銀兩,錦衣衛拏來,打四十,押發陝西鎮番衛,永遠充軍,家小隨住。欽此。今李賢與劉普情罪相同,比照決打發遣。李自來遞回原籍,寧家。奉聖旨:李賢這厮,指稱近侍名目,擾害府縣驛遞衙門,索要財物。李自來亦係同惡相濟,也照例決打發遣。今後都照這例行。欽此。

按: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亦有此款,惟較此為簡略。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109:1

「凡詐冒內官恐嚇」一款,同弘Ⅵ:109:1。

嘉Ⅵ:109:2

「凡詐冒錦衣衛校尉」一款,同弘Ⅵ:110:1。

萬曆問刑條, 例

 (二款)

 

萬Ⅵ:109:1

一、凡詐冒內官親屬家人等項名色,恐嚇官司,誆騙財物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所在官司,畏狥故縱,不行擒拏者,各治以罪。

按:箋釋曰:「舊例(弘Ⅵ:109:1;嘉Ⅵ:109:1)無親屬家人等項句,又畏狥舊作阿諛,今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例末增小字注云:「此真犯死罪,如詐為應付,或盜、或偽造符驗,或因嚇騙毆故殺死之類」,亦本「箋釋」。

「致君奇術」所附此款已有「親屬家人」等句,然「阿諛故縱」,仍文同嘉靖問刑條例,漏未據萬曆問刑條例改正。

萬Ⅵ:109:2

一、凡詐充錦衣衛旗校,假以差遣體訪事情,緝捕盜賊為由,占宿公館,妄拏平人,嚇取財物,擾害軍民者,除真犯死罪外,徒罪以上,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杖罪以下,亦枷號一箇月發落。所在官司,阿從故縱者,各治以罪。

按:箋釋曰:「舊例(弘Ⅵ:110:1;嘉Ⅵ:109:2)但云巡捕名色,原無假以至為由一段,且不分徒杖,概行發遣,似無分別,今增改。」

順治例改錦衣衛為鑾儀衛。例末增小字注云:「此真犯死罪,或假差遣。有偽造印信批文,或以捕盜搶檢傷人,或嚇騙忿爭毆故殺人之類」,亦本「箋釋」。

 

 

Ⅵ:110

近侍詐稱私行

凡近侍之人。在外詐稱私行,體察事務,扇惑人民者,斬。【謂如給事中尚寶等官,奉御內使,儀鸞司官校尉之類。】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10:1

一、凡詐冒錦衣衛校尉巡捕名色,占宿公館,妄拿平人,嚇取財物,生事扇惑,擾害軍民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俱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所在軍衛有司驛遞等衙門,阿從故縱者,各治以罪。(弘253;嘉Ⅵ:109:2)

 

 

Ⅵ:111

詐為瑞應

凡詐為瑞應者,杖六十,徒一年○若有災祥之類,而欽天監官不以實對者,加二等。

 

 

Ⅵ:112

詐病死傷避事

凡官吏人等,詐稱疾病,臨事避難者,笞四十。事重者,杖八十○若犯罪待對,故自傷殘者,杖一百。詐死者,杖一百,徒三年。所避事重者,各從重論。若無避,故自傷殘者,杖八十。其受雇倩,為人傷殘者,與犯人同罪。因而致死者,減鬪殺罪一等○若當該官司,知而聽行,與同罪。不知者不坐。

大明律集解增附

 (二款)

一、旗軍有逃回原籍,詐稱病故,更改姓名,於各衙門充當吏卒主文,或為僧道生員,或作家人伴當,看莊種田等項名色,及冒給文引,在外買賣,并與鄰境別都,妄作民人,另立戶籍,許出首改正。敢有違者,逃軍發邊遠充軍。鄰里窩家人等,照依隱藏逃軍榜例問斷。

一、各處軍戶內應繼壯丁,多有怕充軍役,故自傷殘者。今後若有此等,許鄰里首拏,全家發煙瘴地面充軍。

按:此款又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增附」。

 

Ⅵ:113

詐教誘人犯法

凡諸人設計,用言教誘人犯法,及和同令人犯法,卻行捕告,欲求給賞,或欲陷害人得罪者,皆與犯法之人同罪。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五  刑律八 犯姦

 

Ⅵ:114

犯姦

凡和姦,杖八十。有夫,杖九十。刁姦,杖一百○強姦者,絞。未成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姦幼女十二歲以下者,雖和,同強論,○其和姦刁姦者,男女同罪。姦生男女,責付姦夫收養。姦婦從夫嫁賣。其夫願留者聽。若嫁賣與姦夫者,姦夫、本夫各杖八十。婦人離異歸宗。財物入官○強姦者,婦女不坐○若媒合容止通姦者,各減犯人罪一等。私和姦事者,減二等○其非姦所捕獲,及指姦者,勿論。若姦婦有孕,罪坐本婦。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14:1

一、軍職犯姦,除姦所捕獲,及刁姦坐擬姦罪者,俱革職為民。其指姦及非姦所捕獲者,仍擬還職。(弘256)

 (一款,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

一、萬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題奉欽依:以後審究強姦人犯,果以兇器恐嚇而成,威力制縛而成,雖欲掙脫而不可得,而又有顯證有實跡者,方坐以絞。其或未強而應和,或始強而終和,或因人見而返(反)和以為強,或懼事露而詐強以飾和,及獲非姦所,姦有指摘者,毋得概以強擬。欽此。

按:此款又見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卷二十五第二頁,謂係萬曆十六年奏准。

 

Ⅵ:115

縱容妻妾犯姦

凡縱容妻妾與人通姦,本夫、姦夫、姦婦,各杖九十。抑勒妻妾,及乞養女與人通姦者,本夫、義父,各姦一百,姦夫杖八十。婦女不坐。並離異歸宗○若縱容抑勒親女,及子孫之婦妾,與人通姦者,罪亦如之○若用財買休賣休,和娶人妻者,本夫本婦及買休人各杖一百。婦人離異歸宗,財禮入官。若買休人,與婦人用計逼勒本夫休棄,其夫別無賣休之情者,不坐。買休人及婦人,各杖六十,徒一年。婦人餘罪收贖,給付本夫,從其嫁賣。妾減一等。媒合人各減犯人罪一等。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15:1

一、凡買良家子女一口以上作妾,并義女等項名目,縱容與人通姦者,問罪。本夫義父姦夫,於本家門首枷號一箇月發落。若樂工私買良家子女為娼者,不分買賣媒合人等,亦問罪,俱於院門首枷號一箇月。婦女俱發歸宗。地方火甲鄰佑并該管官俳色長容隱不首者,各治以罪。(弘259)

按:嘉Ⅵ:123:1「縱容」下有「抑勒」二字,蓋係嘉靖例增。

胡Ⅵ:115:2無「樂工私買」至「問罪」一節。該節見胡Ⅵ:123:1。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Ⅵ:115:1

「各處樂工縱容女子」一款,同弘Ⅰ:19:6;胡Ⅰ:19:附7;嘉Ⅰ:19:8;萬Ⅰ:19:8。

胡Ⅵ:115:2

一、凡買良家子女一口以上作妾,并義女等項名目,縱容與人通姦者,問罪。本夫、義父、姦夫、於本家門首枷號一個月發落。婦女俱發歸宗。地方火甲鄰佑容隱不首者,各治以罪。

按:此為弘Ⅰ:19:6之一節。

弘Ⅰ:19:6分為胡Ⅵ:115:2及胡Ⅵ:123:1

續題事例

 (一款,王藻刊本大明律例)

一、隆慶三年五月內,該都察院題奉穆宗皇帝聖旨:買休賣休,本屬姦條。今後有犯、非係有姦情者,不得引用。欽比。

 

Ⅵ:116

親屬相姦

凡姦同宗無服之親及無服親之妻者,各杖一百○若姦緦麻以上親,及緦麻以上親之妻,【謂內外有服之親】若妻前夫之女,及同母異父姊妹者,各杖一百,徒三年。強者斬。若姦從祖祖母姑,從祖伯叔母姑,從父姊妹,母之姊妹,及兄弟妻,兄弟子妻者,各絞;強者,斬。若姦父祖妾,伯叔母姑,姊妹,子孫之婦,兄弟之女者,各斬○妾,各減一等。強者,絞【謂強姦親屬妾者該絞。】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16:1

一、親屬犯姦,至死罪者,不分成姦與未成姦,俱依本律科斷。仍將未成緣由,奏請定奪。(弘254)

 

 

胡Ⅵ:116:1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同弘治例)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一、姦義女,比依姦妻前夫之女律,杖一百,徒三年。

一、姦親女,比姦子孫之婦,人(又?)比依奸兄弟之女者律絞,決不待時。律無該載,合依比附律條斬。

一、姦妻之母姨,比依凡姦論。

一、乞養義男婦,果係通姦,比依姦妻前夫之女律科斷。其男與婦不(歸字之誤?)本宗。但強者斬。

一、強姦親女,比依姦子孫之婦,兄弟之女,斬。

一、姦義男婦,比依姦緦麻以上親之妻及妻前夫之女,同父異母姊妹,杖一百,徒三年,強者斬。

一、姦義妹,比依姦同母異父姊妹罪。

新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七年閏十月刑部會題,犯人張義隆強姦弟婦未成。奏奉聖旨:張義隆所犯有關倫理。與他強姦未成的不同。姑饒死發邊衛充軍。又覆題,奉聖旨:是。今後親屬犯姦未成的,都依律問罪,發邊衛充軍。著為定例。欽此。

按: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亦有此款,惟極簡略,謂係七年九月題奉聖旨,與此異。

「大明律集解增附」「親屬相姦」條後「增附」一款云:「嘉靖七年九月二十六日節該刑部題奉欽依:今後親屬犯姦未成的,都依律問罪,發邊衛充軍。著為定例。欽此。」據此,則此款乃是年九月二十六日題准,俟考。

王肯堂「箋釋」引此新例定例題本,今錄於下:

嘉靖七年閏十月,該南京大理寺奏稱:大明律內犯姦首條所開諸姦罪名,實為諸條總要。亦如婚姻末條,總開嫁娶違律諸罪,所以統括乎婚姻諸罪者也。故親屬相姦者,不載未成之文,以其載于首條,故本條不復重出。如姦同宗無服親,不載強者之文,必引首條強者絞;如姦緦麻以上親,以至姦子孫之婦,兄弟之女之類,不載強姦未成之文,必引首條強姦未成之文而斷以流;不載姦幼女十二歲以下者,亦當引用首條而斷以雖和同強論。今若以首條所載泛指常人親屬,不許引用,則強姦無服之親及其妻者,亦當依本條止杖一百,而親屬幼女十三歲以下被姦者,不得以雖和同強論而亦同罪乎?又如首條云:強姦者婦女不坐,今親屬不得引用,則強姦者婦女亦坐乎?又首條云:媒合容止通姦者各減犯人罪一等,私和姦事減二等,今親屬不得引用,則為之媒合容止通姦及私和者,正係黨惡亂倫之人也,將獨無罪乎?又首條云:非姦所捕獲及指姦勿論,今本條無此,則親屬被告相姦者,非姦所捕獲及指姦亦論乎?考之別條固有不分已成未成者,如刼囚云,但刼囚即坐,不須得囚;囑託公事條云,但囑即坐,不問從與不從,行與不行,皆明著其文也。今親屬相姦本條即無但姦即坐,不分成與未成之文,安得不引首條坐罪,而輒議入于死乎?若以親屬相姦,事干倫理,罪在十惡,不分成與未成,則親屬相盜,謀殺尊長,干名犯義,皆係倫理十惡者,然常人強竊盜,分得財不得財,而親屬相盜亦有得財不得財之分;常人謀殺,分已行未行,已傷已殺,而謀殺尊長亦有已行已傷已殺之分;常人誣告死罪反坐,皆分已決未決,而親屬亦一體分之,俱可以干係倫理十惡而一切論之乎?律惟謀反大逆,不分未成者,則以人臣無將,及逆專罪於未成,而已成無及,故不言也。至於謀殺祖父母,但已行者斬,已殺者凌遲處死,亦微有分矣,況其他哉?或謂常人強姦未成得流,親屬強姦未成亦流,何其無有差等?蓋常人之與親屬,其分固有親疏,而成姦之與未成,其罪不容無間。若姦而未成,皆坐絞斬,其已成者當加入於凌遲矣。查得洪武三十五年以前,本寺衙門曾經革罷,卷案不存,止查永樂十年一起,犯人索富強姦弟婦未成,河南道問擬,強姦未成,流罪充軍,啟聞依擬發落訖。宣德四年犯人崔興強姦子婦未成,節該大理寺奏奉宣宗皇帝聖旨,既是強姦未成,只依未成姦律打一百,發遼東充軍。是永樂以來問斷親屬相姦,未嘗不分成未成而悉坐以斬罪也。所有前項事理,律不應死,而于律外特置于死,已為不可,況欲著為定例,使臣等與天下共行之,斷斷乎知其不可。等因,奏奉欽依,下法司會議,覆題。奉世宗皇帝聖旨:是。今後親屬犯姦未成的,都依律問罪,發邊衛充軍。著為定例。欽此。

箋釋所引定例題本作作閏十月題准,與「律解增附」異。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16:1

一、凡親屬犯姦至死罪者,若強姦未成,依律問罪,發邊衛充軍。(萬Ⅵ:116:1)

嘉靖三十四年續准問刑條例

 (一款,南京刑部志)

一、今後凡犯姦緦麻以上親,及緦麻以上親之妻,若妻前夫之女,同母異父姊妹者,依律擬罪。姦夫發近衛分充軍,婦女離異歸宗,并聽夫嫁賣。(南京刑部志卷三引嘉靖三十四年二月十七日續准問刑條例第八款)

按:讀律瑣言Ⅵ:116:2引此作問刑條例,與嘉靖二十九年問刑條例混而無別。陳省刊本大明律例引此作續題事例。近衛分,陳省刊本作附近衛分,瑣言作「附近衛」。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

 

萬Ⅵ:116:1

「凡親屬犯姦」一款,同嘉Ⅵ:116:1。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16:2

一、凡犯姦內外緦麻以上親,及緦麻以上親之妻,若妻前夫之女,同母異父姊妹者,依律擬罪。姦夫發附近衛充軍。

按:箋釋云:「舊例(嘉靖三十四年續題事例)無內外字,又末有婦女離異二句,今增刪。」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17

誣執翁姦

凡男婦誣執親翁,及弟婦誣執夫兄欺姦者,斬。

 

 

Ⅵ:118

奴及雇工人姦家長妻

凡奴,及雇工人,姦家長妻女者,各斬○若姦家長之期親,若期親之妻者,絞。婦女減一等。若姦家長之緦麻以上親,及緦麻以上親之妻者,各杖一百,流二千里。強者,斬○妾各減一等。強者亦斬。

 

 

Ⅵ:119

姦部民妻女

凡軍民官吏,姦所部妻女者,加凡姦罪二等,各罷職役不敘。婦女以凡姦論○若姦囚婦者,杖一百,徒三年。囚婦止坐原犯罪名。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19:1

一、凡軍職及應襲舍人犯姦,除姦所捕獲,及刁姦坐擬姦罪者,俱問革為民。其指姦及非姦所捕獲者,俱照常發落。

按:此款較舊例(弘Ⅵ:114:1)增「應襲舍人」四字,蓋據胡Ⅵ:122:4增。即合胡Ⅵ:122:1;胡Ⅵ:122:4為一款。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19:1

一、凡軍職及應襲舍人犯姦,除姦所捕獲,及刁姦坐擬姦罪者,官革職,與舍人俱發本衛,隨舍餘食糧差操。其指姦,及非姦所捕獲者,俱照常發落。

按:箋釋云:「舊例(嘉Ⅵ:119:1)云,俱問革為民。今改。」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20

居喪及僧道犯姦

凡居父母及夫喪,若僧尼道士女冠犯姦者,各加凡姦罪二等。相姦之人,以凡姦論。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20:1

一、僧道官僧人道士,有犯挾妓飲酒者,俱問發原籍為民。若姦拜認義父母親屬,俱發邊衛充軍。(弘257)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Ⅵ:120:1

「僧道官僧人道士有犯挾妓飲酒」一款,同弘Ⅵ:120:1

胡Ⅵ:120:2

一、僧道官尼姑女冠有犯姦淫者,治罪。就於本寺觀庵院門首枷首一個月,滿日發落。

新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五年五月都察院題准:如有婦女出遊寺觀者,一面將婦女拏送官司,并拘夫男問罪,仍枷號一箇月發落,僧道還俗。如僧道及軍民人等,因犯姦盜,除真犯死罪外,其有刁姦,及因而引誘逃走,或誆騙財物,俱發邊衛充軍。住持知情及說合者,一體問發。婦人自引外人在於寺觀,有犯者,婦人及夫男仍枷號三箇月發落。其地方人等容隱不舉,一體治罪。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附於禮律「褻凟神明」條後,作「七年五月題准」,與此異。

附錄舊例

 (一款,嘉靖池陽列本「大明律例附解」)

若姦拜認義父母親屬,俱發邊衛充軍。

按:此即弘Ⅵ:120:1。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120:1

一、僧道不分有無度牒,及尼僧女冠犯姦者,依律問罪。各於本寺觀庵院門首,枷號一箇月發落(萬Ⅵ:120:1)

嘉Ⅵ:120:2

一、僧道官僧人道士。有犯挾妓飲酒者,俱問發原籍為民(萬Ⅵ:120:2)

 

 

萬Ⅵ:120:1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同嘉靖問刑條例)

萬Ⅵ:120:2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121

良賤相姦

凡奴姦良人婦女者,加凡姦罪一等。良人姦他人婢者,減一等。奴婢相姦者,以凡姦論。

 

 

Ⅵ:122

官吏宿娼

凡官吏宿娼者,杖六十。媒合人,減一等○若官員子孫宿娼者,罪亦如之,附過,候廕襲之日,降一等,於邊遠敘用。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22:1

一、軍職宿娼,及和娶樂人為妻妾者,問調別衛,帶俸差操(弘255)

按:此款與嘉Ⅰ:10:4內容不同。

弘Ⅵ:122:2

一、武職有犯容止僧尼在家與人姦宿者,公侯伯問擬住俸,戴平頭巾閑住。都督都指揮指揮千百戶鎮撫住俸閑住。有犯挾妓飲酒者,公侯伯罰俸一年,不許侍衛管軍管事。都督以下帶俸差操。原係帶俸者,常川帶俸。(弘258;嘉Ⅰ:10:6)

胡瓊集解附例

 (四款)

 

胡Ⅵ:122:1

「軍職宿娼」一款,同弘Ⅵ:122:1。

胡Ⅵ:122:2

「軍職犯姦」一款,同弘Ⅵ:114:1。

胡Ⅵ:122:3

「武職有犯容止僧尼」一款,同弘Ⅵ:122:2:嘉Ⅰ:10:6

胡Ⅵ:122:4

一、應襲舍人犯姦,若係姦所捕獲,及刁姦者,俱比照軍職犯姦事例,問革為民。其指姦及非姦所捕獲者,仍照常發落。

按:嘉靖例將此款併入嘉Ⅵ:119:1

 

 

Ⅵ:123

買良為娼

凡娼優樂人,買良人子女為娼優,及娶為妻妾,或乞養為子女者,杖一百。知情嫁賣者,同罪。媒合人,減一等。財禮入官。子女歸宗。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

 

胡Ⅵ:123:1

一、凡樂工私買良家女子為娼者,不分買賣媒合人等,問罪,俱於院門首枷號一個月,婦女俱發歸宗。地方火甲鄰佑,并該管官俳色長容隱不首者,各治以罪。

按:此為弘Ⅰ:19:6之一節。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

 

嘉Ⅵ:123:1

「凡買良家子女一口以上」一款,同弘Ⅵ:115:l,惟嘉靖例多「抑勒」二字。

萬曆問刑條例

 (一款)

 

萬Ⅵ:123:1

一、凡買良家子女作妾,并義女等項名目,縱容抑勒,與人通姦者,本夫義父問罪,於本家門首枷號一箇月發落。若樂工私買良家子女為娼者,不分買賣媒合人等,亦問罪,俱於院門首枷號一箇月。婦女並發歸宗。

按:箋釋云:「照舊例」。今考萬曆例此款與弘Ⅵ:115:1及嘉Ⅵ:123:1均不同。

舊例良家子女一口以上,萬曆例刪「一口以上」四字。

舊例姦夫亦枷號一個月,萬曆例刪「姦夫」二字。

舊例歸宗下有「地方火甲鄰佑并該管官俳色長容隱不首者,各坐以罪」,萬曆例刪。

萬曆例係據弘Ⅵ:115:1;胡Ⅵ:115:2;胡Ⅵ:123:1;嘉Ⅵ:123:1修定。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刑臺法律」此款文同「嘉靖問刑條例」。

「昭代王章」此款文同萬曆問刑條例,然多「地方火甲鄰佑并該管官排(俳)色長容隱不首者,各治以罪」二十二字。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六  刑律九 雜犯

 

Ⅵ:124

拆毀申明亭

凡拆毀申明亭房屋,及毀板榜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Ⅵ:125

夫匠軍士病給醫藥

凡軍士,在鎮守之處,丁夫雜匠,在工役之所,而有疾病,當該官司,不為請給醫藥救療者,笞四十。因而致死者,杖八十。若已行移所司,而不差撥良醫,及不給對證藥餌醫治者,罪同。

 

 

Ⅵ:126

賭博

凡賭博財物者,皆杖八十,攤場錢物入官。其開張賭坊之人,同罪。止據見發為坐。職官加一等○若賭飲食者,勿論。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26:1

一、凡賭博人犯,若自來不務生理,專一沿街賭博,酗酒撒潑,或誆騙竊盜人財,或不孝不弟,曾經法司問斷,及開張賭坊者,定為第一等;若平昔不係撒潑兇徒,止是與人賭博,但有銀兩衣服者,定為第二等,俱問罪枷號一箇月。若止將銅錢互求勝負,競賭酒食;或年十六以下,在傍看戲;及在外軍匠人等,初至京師,被人誘引在內者,定為第三等,照常發落。其職官有犯,亦照前例,各分等第。一等二等者,奏請枷號,各發為民。(弘260;嘉Ⅵ:126:1)

 

 

胡Ⅵ:126:1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同弘治例)

嘉Ⅵ:126:1

嘉靖問刑條例

(一款,同弘治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