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信息

首页>中国法律史料>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6
明代律例彙編 黃彰健編 36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三 刑律六 受贜

 

Ⅵ:91

官吏受財

凡官吏受財者,計贜科斷。無祿人,各減一等。官追奪除名。吏罷役,俱不敘○說事過錢者,有祿人,減受錢人一等。無祿人,減二等。罪止杖一百,各遷徙。有贜者,計贜從重論。

有祿人

枉法贜各主者通算全科【謂受有事人財而曲法科斷者,如受十人財,一時事發,通算作一處,全科其罪。】一貫以下,杖七十。

一貫之上,至五貫,杖八十。

一十貫,杖九十。

一十五貫,杖一百。

二十貫,杖六十,徒一年。

二十五貫,杖七十,徒一年半。

 

三十貫,杖八十,徒二年。

三十五貫,杖九十,徒二年半。

四十貫,杖一百,徒三年。

四十五貫,杖一百,流二千里。

五十貫,杖一百,流二千五百里。

五十五貫,杖一百,流三千里。

八十貫,絞。

不枉法贜各主者通算折半科罪【謂雖受有事人財,判斷不為曲法者。如受十人財,一時事發,通算作一處,折半科罪。】一貫以下,杖六十。

一貫之上,至一十貫,杖七十。

二十貫,杖八十。

三十貫,杖九十。

四十貫,杖一百。

五十貫,杖六十,徒一年。

 

六十貫,杖七十,徒一年半。

七十貫,杖八十,徒二年。

八十貫,杖九十,徒二年半。

九十貫,杖一百,徒三年。

一百貫,杖一百,流二千里。

一百一十貫,杖一百,流二千五百里。

一百二十貫,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

無祿人

枉法

一百二十貫,絞。

不枉法

一百二十貫之上,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91:1

一、文職官吏監生知印承差,受財枉法至滿貫絞罪者,發附近衛所充軍。(弘239;嘉Ⅵ91:1)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同前)

 

胡Ⅵ:91:1

嘉靖七年例

(一款,王肯堂「箋釋」)

嘉靖七年六月初九日刑部尚書胡世寧等題:四川清吏司案呈:問得犯人陳昇招充思城坊總甲,受財賣放犯人事發,本司問擬受財枉法無祿人一百二十貫律絞,係雜犯,准徒五年,送大理寺審錄,三次駁回。節稱:枉法指官吏而言,陳昇係總甲,非應捕人役及官吏之比,欲改問求索,案呈到部。臣等伏覩大明律內一款,凡官吏受財者,計贜科斷,無祿人各減一等,其下開列有祿人一貫以下杖七十,至八十貫絞;無祿人各減一等,至一百二十貫絞,此似專指官吏而言,大理寺所駁,據文為是。然查別條言:受財得財取財,計贜以枉法論不一。如戶律檢踏災傷田糧條內則似兼指里長甲首而言;收糧違限條內則似兼指分催里長而言;隱瞞入官家產條內則似兼指供報之人并里長而言。市司評物價條內則似泛指諸物行人而言。又如兵律詐冒給路引條內則似兼指勢要囑托而言;承差轉寄人條內又專指同差取財而言。刑律因公擅科歛條內則又兼指總小旗人等而言;詐傳聖旨條內則又兼指諸人動事曲法而言;囑托公事條內則又兼指諸色人等而言;應捕人追捕罪人條內則又兼指非應捕人臨時差遣者而言;徒流人逃條內則又兼指主守押解人而言;稽留囚徒條內則又兼押解人而言;主守不覺失囚條內則又兼指獄卒而言;囚應禁而不禁條內則亦兼指獄卒而言;與囚金刃解脫條內則又通指獄卒常人而言,主守教囚反異條內則又兼指仵作行人而言;決罰不如法條內則又兼指行杖之人而言;徒囚不應役條內則又泛指監守之人罪坐所由而言;凡此一十九條各項受財當問枉法之人,皆非專指官吏也。是以兩京法司及司府等衙門,自來凡遇皂隸里長總甲等項,役於官,責之守法而得財賣放者,皆作無祿人,依官吏受財條內,計贜科斷,其行已久。本寺亦屢經審允。今惟陳昇一事再三駁回,欲問求索減等,臣等實所未曉。思今京城內外,僉設總甲,專責守捕地方盜賊人命等事,正係應捕之人,有守法之責者也。其得財賣放不守,真是枉法,豈容改擬。如蒙聖明,特賜照詳,明示定例,今後諸色人等凡有役於官,應該守法,而得財賣法不守者,照前仍問枉法,計贜科罪。其若屍親失主鄰居等項,不係有役於官,應該守法之人,嚇詐有罪人財物,不行首告者,各依本律,不問枉法等因。奉世宗皇帝聖旨:是。但係在官人役應該守法而得錢財賣法的,仍依枉法科罪。其餘各依本律問擬發落。欽此。

大明律集解增附

 (二款)

一、嘉靖七年七月二十五日,節該兵刑等部會官題准:受財枉法律文,重在官吏。不在官之人及在官人役受財,而於法不曾枉曲者,輒同官吏一概問擬枉法,則失之濫。其總甲等項人役臨時差遣追捕罪人而犯贜者,以應捕人受財論。不係差遣,雖曾受財,不曾賣法出脫者,以求索論。

按:此款亦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增附」。

一、嘉靖八年三月二十九日節該刑部題奉欽依:官吏人等犯贜,務要盡數監追,問發充軍。不許任情故出。欽此。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及嘉靖二十九年以後刻本「大明律例附解」。嘉靖新例無題准日期。

嘉靖新例

 (一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柒年柒月刑部等衙門議准:在官人役,應該守法,而得財賣放者,依枉法論。臨時差遺追捕犯人犯贜者,以應捕人受財論。不係差遣,雖曾受財,不曾賣放出脫者,以求索論。其泛常不在官之人,受財有所縱容,及雖在官人役,受財而枉法不曾枉曲者,不得輒同官吏,一概問擬枉法。

按:此與「律解增附」第一款,各有詳略。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91:1

「文職官吏監生知印」一款,同弘Ⅵ:91:1

嘉Ⅵ:91:2

一、凡在官人役,取受有事人財,律無正條者,果於法有枉縱,俱以枉法,計贜科罪。若屍親鄰證等項,不係在官人役,取受有事人財,各依本等律條科斷,不在枉法之律。

按:此即依上引嘉靖七年六月胡世寧題准定例修定。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

 

萬Ⅵ:91:1

一、文職官吏監生,一款同弘Ⅵ:91:1;嘉Ⅵ:91:1。

按:順治例刪此款。

萬Ⅵ:91:2

一、凡在官人役取受有事人財」一款,同嘉Ⅵ:91:2。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Ⅵ:92

坐贜致罪

凡官吏人等,非因事受財,坐贜致罪,各主者通算折半科罪。與者減五等【謂如被人盜財,或毆傷。若陪償,及醫藥之外,因而受財之類。各主者,並通算,折半科罪。為兩相和同取與,故出錢人,減受錢人罪五等。又如擅科歛財物,或多收少徵,錢糧雖不入己,或造作虛費人工物料之類。凡罪由此贜者,皆名為坐贜致罪。】一貫以下,笞二十。

一貫之上,至一十貫,笞三十。

二十貫,笞四十。

三十貫,笞五十。

四十貫,杖六十。

五十貫,杖七十。

六十貫,杖八十。

七十貫,杖九十。

八十貫,杖一百。

一百貫,杖六十,徒一年。

二百貫,杖七十,徒一年半。

三百貫,杖八十,徒二年。

四百貫,杖九十,徒二年半。

五百貫之上,罪止杖一百,徒三年。

 

 

Ⅵ:93

事後受財

凡有事,先不許財,事過之後而受財,事若枉斷者,准枉法論。事不枉斷者,准不枉法論。

 

 

Ⅵ:94

有事以財請求

凡諸人有事,以財行求得枉法者,計所與財坐贜論。若有避難就易,所枉重者,從重論。其官吏刁蹬,用強生事,逼抑取受者,出錢人不坐。

嘉靖新例

 (二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

一、嘉靖元年叁月節奉聖旨:近日以來,在京在外無藉之徒,或造金銀寶石首飾縧環提繫等物,指稱打點,饋送,營求幹辦私事。你東廠及錦衣衛緝事衙門五城巡視御史,務要用心密切訪察,具實參奏,拏送法司問罪畢,用壹百伍拾斤大枷,枷號壹個月,滿日,押發煙瘴地面充軍。欽此。

一、嘉靖元年兵部奏(奉)聖旨:將領往往圖利害人,夤緣干進。京師有等豪滑之徒,又專與交通請托,污玷大臣。你部裏,便行與撫按官著實嚴加訪察,指實劾奏。東廠錦衣衛還多方查訪。有犯的,拏送法司追問。將官調雲貴兩廣地方安置。打點的,發邊衛充軍。欽此。

 

Ⅵ:95

在官求索借貸人財物

凡監臨官吏,挾勢,及豪強之人,求索借貸所部內財物者,並計贜,准不枉法論。強者,准枉法論。財物給主○若將自己物貨,散與部民,及低價買物,多取價利者,並計餘利,准不枉法論。強者准枉法論。物貨價錢,並入官給主○若於所部內買物,不即支價,及借衣服器玩(會典作翫)之屬,各經一月不還者,並坐贜論○若私借用所部內馬牛駝驘驢,及車船碾磨店舍之類,各驗日,計雇貨錢,亦坐贜論。追錢給主○若接受所部內饋送土宜禮物,受者笞四十。與者減一等。若因事而受者,計贜以不枉法論。其經過去處,供饋飲食,及親故饋送者,不在此限○其出使人,於所差去處求索借貸,賣買多取價利,及受饋送者,並與監臨官吏罪同○若去官,而受舊部內財物,及求索借貸之屬,各減在官時三等。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95:1

一、文武職官索取土官夷人猺獞財物,犯該徒三年以上者,俱發邊衛充軍。(弘242;嘉Ⅵ:95:1;萬Ⅵ:95:1)

弘Ⅵ:95:2

一、光祿寺買辦一應物料。弘治四年十一月內節該欽奉聖旨:奸頑之徒,稱是報頭等項名色,在街強賒,作弊害人的,拏來枷號三箇月,滿日還從重發落。欽此。(弘159)

按:嘉Ⅵ:7:1及萬Ⅲ:82:l「聖旨」上有「孝宗皇帝」四字。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Ⅵ:95:1

「文武職官索取土官」一款,同弘Ⅵ:95:1;嘉Ⅵ:95:1;萬Ⅵ:95:1。

胡Ⅵ:95:2

一、巡撫巡按官如遇侯伯等官出使,務要密切體訪。如有詐騙王府財物,索要軍衛有司驛遞銀兩,及多用車輛船隻人夫馬匹,擾害地方者,徑自指名參奏,治以重罪。

按:此款亦見「大明律例附解」所載「律解附例」。

新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七年正月吏部題奉欽依:吏役頂頭銀兩,積弊有年。今後有犯的,舊吏送問,黜退為民。新吏依聽出錢,一體革役。本管掌印官,容情故縱,緝訪得出,或被人告發,就作罷軟黜退。在外衙門,通行撫按官,照例禁治。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附於「官吏受財」條後。陳省刊本「大明律例」稱此款為「嘉靖條例」。

嘉靖問刑條例

 (三款)

 

嘉Ⅵ:95:1

「文武職官索取」一款,同弘Ⅵ:95:1。

嘉Ⅵ:95:2

一、凡遼東宣府大同延綏寧夏甘肅固原并偏頭等關,直隸薊州密雲等處,各沿邊地方,各該鎮守總兵副參遊擊守備都司衛所官員,但有科斂軍人財物,及扣減月糧入己,贜至滿貫,犯該徒三年以上者,俱改調煙瘴地面衛所,帶俸差操。

嘉Ⅵ:95:3

一、雲南兩廣四川湖廣等處流官,擅自科斂土官財物,僉取兵夫,徵價入己,強將貨物發賣,多取價利,各贜至滿貫,犯該徒三年以上者,問發附近衛所充軍。若買賣不曾用強,及贜數未滿者,照行止有虧事例為民。其科斂財物,明白公用,僉取兵夫,不曾徵價者,照常發落。

嘉靖三十四年續准問刑條例

 (一款,南京刑部志)

一、凡遼東宣府大同延綏寧夏甘肅固原,并偏頭等關,直隸薊州密雲等處沿邊地方,總兵副參遊擊守備都司衛所官員,但有科斂及扣減入己贜私,至二百兩以上,發邊衛永遠充軍。四百兩以上,斬首示眾。(南京刑部志卷三引嘉靖三十四年二月十七日續准問刑條例第七款)。

按:此款亦見讀律瑣言Ⅵ:95:3。陳省刊本「大明律例」引此作「續題事例」。

萬曆問刑條例

 (三款)

 

萬Ⅵ:95:1

「文武職官索取」一款,同弘Ⅵ:95:1;嘉Ⅵ:95:1。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改「夷人」為「外國」。

萬Ⅵ:95:2

一、凡遼東、宣府、大同、延綏、寧夏、甘肅、固原、并偏頭等關,直隸薊州密雲等處,各沿邊地方。各該鎮守、總兵、副、參、遊擊、守備、都司衛所等官,但有科斂軍人財物,及扣減月糧,計入己贜,至三十兩以上,降一級,帶俸差操。百兩以上,降一級,改調煙瘴地面,帶俸差操。二百兩以上,照前調發充軍,三百兩以上,亦照前調發永遠充軍。其沿海地方有犯,亦照前例科斷。應改調及充軍者,俱發邊遠衛分。

按:箋釋云:「照舊例(嘉Ⅵ:95:2、及續淮問刑條例)二條,前條徒三年以上者即充永軍,且有四百斬首例,俱太重。又查萬曆七年兵部題淮,沿海亦照本例,今刪併。」

順治例刪「遼東」至「等處」二十七字。

萬Ⅵ:95:3

一、雲貴、兩廣、四川、湖廣等處流官,擅白科斂土官財物,僉取兵夫,徵價入己,將貨物發賣,多取價利,各贜至滿貫,犯該徒三年以上者,問發附近衛所充軍。若買賣不曾用強,及贜數未滿者,照行止有虧事例問革。其科斂財物,明白公用,僉取兵夫,不曾徵價者,照常發落。

按:箋釋云:「舊例(嘉Ⅵ:95:3)云雲南,今改雲貴;舊例云為民,今改問革。餘如舊。」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惟改「滿貫」為「滿數」。

 

 

Ⅵ:96

家人求索

凡監臨官吏家人,於所部內,取受求索,借貸財物,及役使部民,若賣買多取價利之類,各減本官罪二等。若本官知情,與同罪。不知者不坐。

續例附考

 (大明律疏附例)

一、弘治十五年十一月刑部題准:凡官吏家人求索所部內財物,若係有祿官,家人固減本官罪二等。若無祿官家人,本官既減有祿人罪一等,則家人亦減本官罪二等,蓋以家人犯罪,各隨本官有祿無祿減科。其家人若係別項職役,自依官吏受財本條科斷。

按:此款自「官吏家人」起,至科斷止,又見胡Ⅵ:96:1;直引Ⅵ:96:1,及嘉靖池陽刊本「大明律例附解」「附錄舊例」。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Ⅵ:96:1

「官吏家人求索所部內財物」一款,同前引「續例附考」,惟未注題准年月。

胡Ⅵ:96:2

「囚犯紙劄」一款,同弘Ⅰ:1:4;嘉Ⅰ:23:4。

 

 

Ⅵ:97

風憲官吏犯贜

凡風憲官吏受財,及於所按治去處,求索借貸人財物,若賣買多取價利,及受饋送之類,各加其餘官吏罪二等。

 

 

Ⅵ:98

因公擅科歛

凡有司官吏人等,非奉上司明文,因公擅自科歛所屬財物,及管軍官吏、總旗、小旗,科斂軍人錢糧賞賜者,杖六十。贜重者,坐贜論。入己者,並計贜以枉法論○其非因公務科歛人財物入己者,計贜以不枉法論。若饋送人者,雖不入己,罪亦如之。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98:1

一、在京在外衙門,不許罰取紙劄筆墨銀硃器皿錢穀銀兩。若奉明文,修理衙門學校倉廒橋梁等項,方許勸諭,或罰取木植磚瓦石灰等料,自不經手,委人修理。若指稱修理,不分有無罪犯,用強科罰米穀至五十石,銀至二十兩以上,絹帛貴細之物值銀二十兩以上者,縱有修理,不准花銷。起送吏部,降一級敘用。(弘241;嘉Ⅵ:98:1)

續例附考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弘治十六年十一月刑部議奏:科歛載諸律文,科罰著為條例,各已明白。其問擬發落兩頭,自有不同。蓋是問刑衙門官有昧於此者,將不該降級官員,一概送部,每費查處。合無申明前例,通行巡撫巡按及司府州縣等衙門,今後凡有司官吏人等,非奉上司明文,非因公務,擅自科歛所屬財物,委無入己,并饋送人者,並依律科斷,不必起送。其奉明文修理衙門學校倉廒橋梁等項,勸諭或罰取木植磚瓦石灰等料,委人修理,自不經手,別無私弊者,照例免問。若指稱修理,將原被告人或違誤公事里老人等,任意科罰米穀至五十石,銀二十兩以上,絹帛貴細之物值銀二十兩以上者,縱有修理,不准花銷,依律問擬違例罪名,備由起送吏部,降級敘用。中間果有入己,饋送與人私弊,從重問革施行,不在起送之限。題奉聖旨:是。科罰修理,曾經手的,不准花銷,照例起送。若自不曾經手,支銷明白的,只依科歛律發落。欽此。

按:自「科歛載諸律文」起,「至欽此」止,同大明律直引Ⅵ:98:1。

胡瓊集解附例

 (五款)

 

胡Ⅵ:98:1

「在京在外衙門不許罰取紙劄」一款,同弘Ⅵ:98:1;嘉Ⅵ:98:1。

胡Ⅵ:98:2

「今後凡有司官吏人等,非奉上司明文」,至「欽此」止,同本絛前引「續例附考」。

嘉Ⅵ:98:2;萬Ⅵ:98:2即僅錄孝宗聖旨。

胡Ⅵ:98:3

一、各衛所管軍頭目人等,將明正公文關出官軍糧料布花等物,若指以公用差使為由,因而侵欺糧料一百石、大布一百疋、棉花一百斤、錢帛等物直銀三十兩以上者,問擬如律。軍職立功五年,滿日降一級帶俸差操;旗軍人等枷號一個月,發極邊墩臺守哨五年,滿日疏放。

胡Ⅵ:98:4

一、各邊管隊官員,將各軍月糧布花扣除,因而致將軍人凍餒身死者,五名以下降一級,六名以上降二級,甚者罷職充軍。及管軍官吏總小旗關支逃故等項軍糧,與承委收糧官員人等,將應扣還官俸糧朦朧支者,依常人盜擬斷。其承委官員人等侵欺應放官軍俸糧者,依監守盜擬斷。若管軍官吏總小旗買支見在軍糧一石者,照依冒支律科斷。一石以上,俱照常人盜律。

按:此款又見邗江書院刊本「大明律例附解」。

胡Ⅵ:98:5

一、弘治十三年十一月覆奉:今後如有此弊者,照前項事例擬斷發落。其軍人揭債,債主自赴倉場關領者,比依擅(冒)領軍職俸糧事例,債主問誆詐,委官問擬受財聽囑罪名。

按:此款又見胡Ⅵ:21:2;惟作十二年十一月。文句亦以此款較詳。

新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七年七月戶部題奉欽依:運糧把總千百戶等官索要運軍常例銀兩,及科索軍士財物,十兩以上者,降二級;四十兩以上者,降三級,發原衛帶俸差操,再不推用。至五十兩以上者,問發邊衛充軍。其跟官書算人等,指稱使用等項,科索軍士銀至十兩以上者,拏問,永遠充軍。

大明律集解增附

 (四款)

一、嘉靖六年二月十三日恩詔:有司有指稱修理,科罰民財者,縱不入己,照科罰事例,起送降用。

一、嘉靖六年十月二十七日都察院題:每年進表,三年朝覲官員,往往託以饋送京官禮物為名,科斂小民,搥撻誅求,怨聲載道,等因,奉欽依:覽卿先今所奏,無非革貪風以隆治道之意。近年以來,委的貪墨風聞,在外官員,剝下奉上,民窮財盡,實由於此。都察院便通行嚴加禁約:今後進表朝覲官員,再有似前科歛小民財物,饋送人的,在外著巡按御史,在京著緝事衙門糾察緝訪,雖不得入己,亦坐贜論罪。大臣百官表率,尤當嚴於自治,以遠嫌疑。勿得自損名節。該衙門知道。欽此。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惟較此為簡略。

一、嘉靖七年十月十五日,節該戶部等衙門議題欽依:運糧把總千百戶等官,索要運軍常例銀兩,及科索軍士財物,至十兩以上者,問罪,降一級;二十兩以上者降二級;三十兩以上者降三級,至四十兩以上者仍降三級,發回原衛帶俸差操,再不推用。至五十兩以上者,問發邊衛充軍。其跟官書算人等指稱使用等項,科索軍士銀至十兩以上者,拿問,永遠充軍。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作「十月戶部等衙門議准」。此二書所引較「大明律疏附例」所引「新例」為詳,並有出入。恐應以此款為正。

一、嘉靖七年閏十月初十日節該刑部題准,司府州縣問刑罰紙,仍聽收納本色,貯庫公用,禁其濫罰。以後本衙門佐貳首領內該問刑官并各房吏典該用書辦紙劄,及遇上司按臨該用供送紙張,俱於所收囚紙內分用。不許再行里甲及罰取貧民。違者計贜論罪。

按:此款亦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作「十月刑部題准」。

「增附」所載此四款,又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增附」。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98:1

「在京在外衙門不許」一款,同弘Ⅵ:98:1。

按: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大明律例」缺此款。今據嘉靖問刑條例單刻本及讀律瑣言Ⅵ:98:1補。

一、弘治十六年十一月十七日節該欽奉孝宗皇帝聖旨。科罰修理,果曾經手的,不准花銷,照例起送。若自不經手,支銷明白的,只依科歛律發落。欽此。(萬Ⅵ:98:2)

按:陳省刊本王藻刊本「大明律例」,亦缺此款。今據嘉靖問刑條例單刻本及讀律瑣言Ⅵ:98:2補。

續題事例

 (一款,陳省刊本大明律例)

一、嘉靖三十三年三月內,該吏部題奉欽依,內一款:嚴究貪墨。凡在外有司但有犯該贜私,除枉法照例問遣外,其餘科罰銀物,不得指以修理衙門,支應使客等項破調,縱有一二公用,亦須坐贜問革,再不許違例起送。違者,聽本部將原問并批詳官,通行參究。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

 

萬Ⅵ:98:1

一、在京在外衙門,不許分外罰取紙劄、筆墨、銀硃、器皿、錢穀、銀兩等項。違者計贜論罪。若有指稱修理,不分有無罪犯,用強科罰,米穀至五十石,銀至二十兩以上,絹帛貴細之物,直(會典作值)銀二十兩以上者,事發問罪,起送吏部,降一級用。

按:箋釋云:「舊例(嘉Ⅵ:98:1)奉明文修理,許勸諭,或罰取米石等料,亦非法紀。今刪改。」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98:2

「弘治十六年十一月」一款,同嘉Ⅵ:98:2。

按:順治例刪年月聖旨及欽此。又二「的」字亦刪去。

 

 

Ⅵ:99

私受公侯財物

凡內外各衛指揮、千戶、百戶、鎮撫、并總旗、小旗等,不得於私下,或明白接受公侯所與寶鈔、金銀、段疋、衣服、糧米、錢物。若受者,軍官,杖一百,罷職,發邊遠充軍。總旗、小旗、罪同。再犯處死。公侯與者,初犯再犯,免罪附過;三犯,准免死一次。若奉命征討,與者、受者,不在此限。

 

 

Ⅵ:100

剋留盜贜

凡巡捕官已獲盜賊,剋留贜物,不解官者,笞四十。入己者,計贜以不枉法論。仍將其贜,併論盜罪。若軍人弓兵有犯者,計贜雖多,罪止杖八十。

 

 

Ⅵ:101

官吏聽許財物

凡官吏聽許財物,雖未接受,事若枉者,准枉法論。事不枉者,准不枉法論,各減一等。所枉重者,各從重論。

按:順治律本條有條例一款:

一、官吏聽許財物,依律擬罪,不問為民。(原注:以其未接受也。)

明代律例彙編卷二十四  刑律七 詐偽

 

Ⅵ:102

詐偽(會典作為)制書

凡詐偽(會典作為)制書,及增減者,皆斬。未施行者,絞。傳寫失錯者,杖一百○詐偽(會典作為)將軍、總兵官、五軍都督府、六部、都察院、都指揮使司、內外各衛指揮使司,守禦緊要隘口千戶所文書,套畫押字,盜用印信,及空紙用印者,皆絞。察院、布政司,按察司、府州縣衙門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其餘衙門者,杖一百,徒三年。未施行者,各減一等。若有規避,事重者,從重論○其當該官司,知而聽行,各與同罪。不知者不坐。

弘治問刑條例

 (一款)

 

弘Ⅵ:102:1

一、詐為將軍總兵官五府六部等衙門文書,律該絞罪者,依律問斷外,若詐為察院布政司按察司府州縣,及其餘衙門文書,誆騙科歛財物者,問發邊衛充軍。(弘245;嘉Ⅵ:102:1;萬Ⅵ:102:1)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

 

胡Ⅵ:102:1

「起解軍土捏買偽印」一款,同弘Ⅵ:105:2;嘉Ⅵ:105:4。

胡Ⅵ:102:2

「詐為將軍總兵官五府六部等衙門文書」一款,同弘Ⅵ:102:1;嘉Ⅵ:102:1;萬Ⅵ:102:1。

新例

 (一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二十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刑部等衙門議得:凡詐為各衙門文書,或止套畫押字,或止盜用印信,均為詐偽。今大理寺議以印信為重,欲套畫押字盜用印信二者俱全,方坐本律,乃慎重刑獄之意。但盜用印信而不套畫押字,不坐以前罪,亦非所以重印信也。今後犯該詐為各衙門文書盜用印信者,不問有無押字,俱耍引擬前律。若止是套畫押字,各就所犯事情輕重,查照本等律條科斷。又一款律稱詐為六部并內外各衛指揮使司,而不言六部之屬司,各衛之屬所。今看得六部各司,軍衛各所,既有統屬之分,而文移印信,關係亦自不同。凡律文所不開載者,即當以其餘衙門論罪。今後有詐為六部各司、軍衛各所文書,套畫押字,盜用印信,及空紙用印者,俱照其餘衙門科斷。奉聖旨:准議。欽此。

按: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亦有此款,惟極簡略。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

 

嘉Ⅵ:102:1

「詐為將軍總兵官」一款,同弘Ⅵ:102:l;萬Ⅵ:102:l

嘉Ⅵ:102:2

一、凡詐為各衙門文書,盜用印信者,不分有無押字,依律坐罪。若止套畫押宇,各就所犯事情輕重,查照本等律條科斷。其詐為六部各司軍衛各所文書,但與其餘衙門同科(萬Ⅵ:102:2)

奏題事例

 (一款,王藻刊本「大明律例」)

一、萬曆三年刑部奏准:凡六部各司察院布政司按察司府州縣各衛千戶所,但有印信衙門,及勘事科道邊糧部屬兵備海道等官領有欽給關防者,若詐為文書、盜用印信、空紙用印、及增減官文書緊關字樣,有所規避,事干夷虜土官重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不分曾否得贜,俱枷號一個月,發邊衛充軍。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

 

萬Ⅵ:102:1

「詐為將軍總兵官」一款,同弘Ⅵ:102:l;嘉Ⅵ:102:1。

按:順治例刪「律該絞罪者」五字。

薛允升「讀例存疑」謂此款係萬曆三年例,誤。

 

萬Ⅵ:102:2

「凡詐為各衙門文書」一款,同嘉Ⅵ:102:2。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順治律本條增例一款,今錄於下:

一、通政司、大理寺、鹽運司、部屬、各管軍所,仍照其餘衙門擬斷。若情犯深重者,聽臨時查照比依何衙門,具由奏請定奪。

按:箋釋云:「律言六部都察院而不言通政司大理寺;言布按二司府州縣,而不言鹽運司;言六部不言屬司;言各衛,不言各所。嘉靖二十四年曾經議奏,奉欽依,仍照其餘衙門擬斷。若情犯深重者,聽臨時查比具由,奏請定奪。」

順治例即據箋釋此文修定。

 

 

Ⅵ:103

詐傳詔旨

凡詐傳詔旨者,斬。皇后懿旨、皇太子令旨、親王令旨者,絞○若詐傳一品二品衙門官言語,於各衙門分付公事,有所規避者,杖一百,徒三年。三品四品官言語者,杖一百。以下衙門官言語者,杖八十。為從者,各減一等。若得財者,計贜以不枉法;因而動事曲法者,以枉法,各從重論○其當該官司,知而聽行,各與同罪。不知者不坐○若各衙門追究錢糧,鞫問刑名公事,當該官吏,將奏准合行事理,妄稱奉旨追問者,斬。

 

 

Ⅵ:104

對制上書詐不以實

凡對制及奏事上書,詐不以實者,杖一百,徒三年。非密而妄言有密者,加一等○若奉制推按問事,報上不以實者,杖八十,徒二年。事重者,以出入人罪論。

胡瓊集解附例

 (一款)

 

胡Ⅵ:194:1

一、官吏軍民人等奏訴詞狀,務在情節真實,詞語平直,並不許將曖昧無稽之事,醜穢不可聞之語,牽連開寫,褻凟宸聽。敢有故違,併將奏訴他事,不問虛實,立案不行,從重治罪。應參奏者參奏提問。

按:此款亦見「大明律例附解」所引「律解附例」

 

 

Ⅵ:105

偽造印信曆日等

凡偽造諸衙門印信,及曆日符驗,夜巡銅牌,茶鹽引者,斬。有能告捕者,官給賞銀五十兩。偽造關防印記者,杖一百,徒三年。告捕者,官給賞銀三十兩。為從,及知情行用者,各減一等。若造而未成者,各又減一等。其當該官司,知而聽行,與同罪。不知者不坐。

弘治問刑條例

 (三款)

 

弘Ⅵ:105:1

一、偽造并盜用通政使司關防印記,及偽印工部批廻,賣放人匠者,俱問罪,於本衙門首枷號三箇月發落(弘243;嘉Ⅵ:105:3;萬Ⅵ:105:3)。

按:單刻本「偽印」作「偽寫」。而次條仍云:「偽印批廻」,則作「印」是也。

弘Ⅵ:105:2

一、起解軍士,捏買偽印批廻者,除真犯死罪外,解人發附近,軍士調邊衛,各充軍。(弘244;嘉Ⅵ:105:4)

弘Ⅵ:105:3

一、凡偽造鹽引印信,賄囑運司吏書人等,將已故并遠年商人名籍,中鹽來歷,填寫在引,轉賣誆騙財物,為首者,依律處斬外,其為從,并經紀牙行店戶運司吏書一應知情人等,但計贜滿貫者,不拘曾否支鹽出場,俱發邊衛充軍。(弘246;嘉Ⅲ:69:4;萬Ⅲ:69:5)

胡Ⅵ:105:1

胡瓊集解附例(一款,同弘:105:1)

新例

 (二款,大明律疏附例)

一、嘉靖七年閏十月刑部題准:偽造印信之人,多是狡猾,通曉文義,敢於竊盜朝廷符柄。今後審錄官,不得開入可矜之例,混奏得辯,止令監候,必待有大慶會大肆赦而後釋之。

按:此款又見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該書以此款附於「盜印信」條後,誤。

一、嘉靖十六年五月刑部題准:凡描摸印信,行使誆詐財物,但犯該徒罪以上,俱問發邊衛,永遠充軍。

按:此款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亦附於「盜印信」條後,誤。

嘉靖問刑條例

 (四款)

 

嘉Ⅵ:105:1

一、凡盜用總督巡撫、審錄勘事、提學、兵備、屯田、水利等官欽給關防,俱照各官本衙門印信擬罪。若盜、及棄毀、偽造,悉與印信同科。(萬Ⅵ:105:1)

按:箋釋云:「嘉靖二十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刑部題准事例:俱照各官本衙門印信擬罪。如總督依六部,巡撫依都察院,審錄官依其餘衙門。又與勘事看是何官職,隨衙門科;提學兩京依察院,在外及兵備,依按察司科。」據此,嘉靖問刑條例此款即據嘉靖二十二年題准事例修定。

嘉靖二十七年刊本嘉靖新例「盜印信」條所附例云:

一、嘉靖貳拾貳年肆月法司議有偽造欽給關防事例。

一、嘉靖貳拾叁年肆月刑部題准:凡盜總制總督巡撫審錄勘事提學兵備屯田水利等

官欽給關防者,俱比照盜各衙門印信擬罪。其盜用棄毀偽造,悉與印信同科。

按:此又作嘉靖二十三年四月題准,與箋釋異。未知孰是,俟考。

嘉Ⅵ:105:2

一、凡描摸印信,行使誆騙財物,犯該徒罪以上者,問發邊衛,永遠充軍(萬Ⅵ:015:2)

嘉Ⅵ:105:3

「偽造并盜用通政使司關防」一款,同弘Ⅵ:105:1;萬Ⅵ:105:3。

嘉Ⅵ:105:4

「起解軍士」一款,同弘Ⅵ:105:2。

萬曆問刑條例

 (四款)

 

萬Ⅵ:105:1

「凡盜用總督巡撫」一款,同嘉Ⅵ:105:1。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05:2

「凡描摹印信」一款,同嘉Ⅵ:105:2。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05:3

「偽造并盜用通政使司關防」一款,同弘Ⅵ:105:1;嘉Ⅵ:105:3。

按: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萬Ⅵ:105:4

一、起解軍士,捏買偽印批廻者,除真犯死罪外,解人發附近,軍土調邊衛,原係邊衛者,調極邊衛,各充軍。

按:箋釋未言此款與舊例異同。舊例(嘉Ⅵ:105:4)無「原係邊衛者調極邊衛」九字,此九字係萬曆例增。

順治例與萬曆例同。

新頒條例

 (一款,高舉「明律集解附例」)

一、萬曆十六年都察院題咨本部議,院覆,奉聖旨:偽造印信,只照律文擬斷。不問木石泥蠟。但偽者,斬。

按:此款又見萬曆己酉刊本大明律卷三十一第一頁。

大明龍頭便讀傍訓律法全書引此款作問刑條例,而將萬曆問刑條例「描摹印信」一款刪去。

順治例則將新頒條例此款刪去,復改依萬曆十三年問刑條例。

王肯堂「箋釋」及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所引新頒條例較詳,今錄於後:

萬曆十六年正月(二十二日),該都察院等衙門題稱:偽造印信,律稱偽造者斬,原未指出銅鐵木石泥蠟明言之也。例稱描摹,亦未指出木石泥蠟及用紙套畫者,註解互異,引用無憑。……奉聖旨:偽造印信,既議論不同,只照律文擬斷。不問何物成造。但偽造者斬。欽此。

此據王肯堂「箋釋」引。「二十二日」四字據姚思仁「大明律附例註解」補。

萬曆已酉刊本大明律卷二十四第五頁書眉云:

萬曆十八年奏准:內外各衙門,凡遇刻篆假印,不論何物成造,俱以偽造擬罪。毋得輕引描摹之例,致令縱姦。

 

Ⅵ:106

偽造寶鈔

凡偽造寶鈔,不分首從,及窩主,若知情行使者,皆斬。財產並入官。告捕者,官給賞銀二百五十兩,仍給犯人財產。里長知而不首者,杖一百。不知者不坐。其巡捕守把官軍,知情故縱者,與同罪。若搜獲偽鈔,隱匿入己,不解官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失於巡捕,及透漏者,杖八十,仍依強盜責限根捕○若將寶鈔挑剜補輳描改,以真作偽者,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從,及知情行使者,杖一百,徒三年○其同情造偽人,有能悔過捕獲同伴首告者,與免本罪,亦依常人一體給賞。

 

 

Ⅵ:107

私鑄銅錢

凡私, 鑄銅錢者,絞。匠人罪同。為從,及知情買使者,各減一等。告捕者,官給賞銀五十兩。里長知而不首者,杖一百。不知者不坐○若將時用銅錢,剪錯薄小,取銅以求利者,杖一百○若偽造金銀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從,及知情買使者,各減一等。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07:1

一、私鑄銅錢,為從者,問罪,用一百斤枷,枷號一箇月。民匠舍餘發附近充軍,旗軍調發邊衛食糧差操。若販賣行使者,亦枷號一箇月,照常發落。(弘247;嘉Ⅵ:107:1萬Ⅵ:107:1)

弘Ⅵ:107:2

一、偽造假銀及知情買使之人,俱問罪,於本處(嘉Ⅵ:107:2;萬Ⅵ:107:2無處字)地方,枷號一箇月發落。(弘248)107:2)

 

 

胡Ⅵ:107:1

胡瓊集解附例

(二款,同弘治例)

胡Ⅵ:107:2


大明律直引所載問刑條例

 

嘉Ⅵ:107:1

一、偽造金銀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從,知情使用者,各杖九十,徒二年半。

 

 

嘉Ⅵ:107:2

嘉靖問刑條例

(二款,同弘治例,惟刪一「處」字。)

 

 

萬Ⅵ:107:1

萬曆問刑條例

(二款,同嘉靖例)

萬Ⅵ:107:2

按:順治例二款,與萬曆例同。

 

 

Ⅵ:108

詐假官

凡詐假官,假與人官者,斬。其知情受假官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知者不坐○若無官,而詐稱有官,有所求為,或詐稱官司差遣,而捕人,及詐冒官員姓名者,杖一百,徒三年。若詐稱,見任官子孫弟姪家人總領,於按臨部內,有所求為者,杖一百。為從者,各減一等,若得財者,並計贜,准竊盜,從重論○其當該官司,知而聽行,與同罪。不知者不坐。

弘治問刑條例

 (二款)

 

弘Ⅵ:108:1

一、假充大臣家人名目,豪橫鄉村,生事害民,強占田土房屋,招集流移住種者,許所在官司拿問,發邊衛充軍。若隱瞞不舉者,各治以罪。(弘251;嘉Ⅵ:108:3)

弘Ⅵ:108:2

一、凡詐冒皇親族屬姻黨家人,在京在外,巧立名色,挾制財物,侵占地土,并有禁山場,攔當船隻,掯要銀兩,出入大小衙門,囑託公事,販賣錢鈔、私鹽,包攬錢糧,假稱織造,私開牙行,擅搭橋梁,侵漁民利,及往來河道,吹打響器,張掛旗號,經過軍民有司衙門,需索人夫酒食,勒要車輛船隻者,除真犯死罪外,徒罪以上,俱於所犯地方,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若被害之人,赴所在官司告訴,不即受理,及雖受理,觀望逢迎,不即問斷舉奏者,各治以罪。(弘252;嘉Ⅵ:108:2)